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先生算命嗎? >> 第250-251-252章

第二日, 高潔從睡夢中醒來, 有些恍惚。昨晚她輾轉反側, 許是因為激動, 羞澀, 所以一直睡不著, 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地睡下。

這會兒起來, 眼睛還酸澀的很。

她掀開被子的時候,手碰到了酒瓶,才想起昨晚自己就是抱著它睡著的。

高潔想到今天就能跟哥哥促成好事, 她的心又跳得厲害起來,什么困倦,什么眼睛酸澀通通都不是事情。

高潔下樓吃早飯的時候, 都快11點了, 高父出去工作了,高母做了午飯, 跟小姐妹們出去逛街打麻將了。家里就剩高凡義跟高潔兩個人。

“終于起來了??!跟懶豬一樣, 都能直接吃午飯了!”

高凡義正盛著飯, 看到高潔下來, 便順手也給她盛了一碗。

高潔趁他不注意的時候, 將酒放在了一旁, 跟其他啤酒摻和在了一起。

“謝謝哥哥!”

“客氣什么?”高凡義笑了笑,“吃吧!”

高潔心里有事,所以扒著飯也只是小口小口的, 一旁的高凡義倒是一如既往的胃口好, 看高潔小雞啄米的樣子,道:“你看你瘦成這樣,怎么還不好好吃飯?!?/p>

高潔憂郁道:“想到哥哥的事情就覺得難過,難過就吃不下飯?!彼龜R下筷子,從那一堆啤酒里,挑出了她放的那罐酒,開了后,又拿了酒杯子,她一杯,高凡義一杯。

“哥,一醉解千愁!”

高潔握著酒杯的手微微發抖,面上還是一如既往擔憂地看著他。

高凡義是哭笑不得,“哥哥的事情,你瞎操什么心?我都不難過,你難過什么?”說不難過是假的,只是他是男人,不該讓自家妹妹為自己操心的。

“哥哥,我那么笨,都沒能為你做些什么,只能陪你喝酒解悶,你就同意了這一回吧!”

高凡義看著高潔急的快哭了的樣子,將自己杯中的酒一飲而盡,然后晃了晃酒杯道:“這樣可以了吧?”

高潔破涕為笑,也一口干了杯中的酒。

啤酒的味道向來是怪怪的,高潔不喜歡喝啤酒,也不喜歡喝紅酒,她就喜歡簡單的白開水。

高凡義舔舔唇,意外覺得這個酒還挺好喝的,他看了眼瓶身,好奇道:“這是爸買的新牌子的酒嗎?”

“大概吧!”高潔將他的杯子繼續倒滿酒,小小的一罐啤酒,倒三次差不多就沒了,高潔將空罐子扔到一旁,然后又開了一瓶,倒在了自己的杯里。

“哥哥,干杯!”

說完,她率先喝下了那杯酒。

高凡義有些吃驚,因為在家的時候,高潔很少碰酒,酒量并不好,今天難得這么有興致。

高凡義一邊喝了自己杯中的酒,一邊拿走了高潔開的那一罐,“你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這喝酒的架勢根本就不像是為他難過,反而是自己難過。

高潔已經看高凡義成功地喝完了所有的酒,滿意地笑了笑,也不介意他拿走自己的酒。

她酒量很差,很快,酒精上臉,人也暈暈乎乎的。

高凡義哭笑不得,扶著她上了樓,還一邊數落:“就說你酒量不行,還喝什么酒??!到時候媽回來了了,又要訓我了?!?/p>

高潔靠在高凡義的懷中,迷迷糊糊地傻笑,她想抬手,卻發現自己怎么也抬不起來,就在她有些吃驚的時候,她竟然看到自己的手不顧自己的意愿抱住了高凡義的腰。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她醉了酒之后,會變得這么大膽嗎?

但是很快的,高潔就發現了不對。

因為不僅是她的手,就連她的頭,她的嘴巴,每一處地方,都不受她的控制。

她就好像被禁錮在了這個軀殼里,看著另一個人支配著她的身體,做她想做的一切。

高潔突然變得黏黏糊糊,愛亂蹭亂.摸,高凡義只以為她是喝醉了。等他把她放到床上的時候,高凡義突然頭昏了一下,緊接著,一個踉蹌,人就趴在了高潔的身上。

高潔輕輕摸著他的頭發,手在他的臉上流連著,唇瓣微微揚起,眼里是肆意的媚態,“哥哥,怎么了?是喝醉了嗎?”

高凡義有些迷茫,覺得整個人稀里糊涂的,只覺得一陣清香在他鼻尖環繞。朦朧間,一雙手臂抱住了他的胳膊,紅唇印在他的嘴上,柔軟的女/體讓他的心像是著火了一般。

燥/熱揮散不去,他憑借本能,撕爛了身下人的衣服,聽到了她的驚呼聲,高凡義什么都不想,只憑著直覺去做。

啊啊啊啊啊??!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高潔瘋狂地吶喊,咆哮,想要哥哥住手,不是的,不是的,那個人不是她,不是她?。?!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哥,她在這里!她在這里!

高潔心如刀割,痛的快要麻木,根本就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高潔就像是被困在了一方寸之間,怎么也出不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的第二個人格占據了她的身體,跟她最心愛的哥哥恩恩愛愛,纏綿悱惻。

她在身體里大喊大叫大吼,歇斯底里,撕心裂肺,可是沒人聽得見。房間里的兩人旖旎纏綿,高凡義沉浸其中,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是如何的痛苦與絕望。

等一切都結束后,高潔已經精疲力竭,她呆愣愣地抱膝,看著高凡義昏睡過去,而她的第二人格則溫順地趴在高凡義的胸膛,臉上帶著被疼愛過后的滋潤。

高潔越看越覺得生氣,越生氣便越發的歇斯底里怒罵了起來。

突然,她聽到第二人格嬌媚的聲音,“嘖,這么生氣做什么?你不是想要哥哥嗎?我不是幫你得到了嗎?”

高潔一愣,隨即火冒三丈道:“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是你在騙我,是你在騙我!快放我出去,把我的身體還給我,快還給我!”

第二人格動了動身子,手指在高凡義的胸膛畫著圈圈,慵懶道:“幫你難道不需要代價的嗎?這就是代價??!從此以后,你的身體就歸我所屬,你的哥哥也是我的了!”

“賤/人,你這個賤、人!”高潔氣的嚎啕大哭,“那個酒,那個酒是不是有問題?是不是?”

第二個人格嬌笑出聲,“你怎么那么傻的可愛,酒當然是有問題的。難道你不知道嗎?你當然知道,只是你愿意相信這個酒能讓你得到你的哥哥,所以你下意識地忽略了而已。高潔,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掉下來的餡餅,做人啊,別那么傻白甜!”

“只是可惜,你以后再也沒有機會了!”

高潔痛哭出聲,不斷咒罵,追問她到底是誰。

五年前這個女人出現的時候,也是在半夜,她因為哥哥準備和女朋友結婚的事情心煩,一直睡不著,就坐在了化妝臺前,看著鏡中的自己。

突然,鏡中的自己就變了神色,變得妖媚惑人,渾身散發著誘/人的氣息,跟她完全不同。

高潔驚疑不定地對著鏡子摸著自己的臉,“你是誰?”

鏡中的女人勾勾唇,露出肆意的笑容,“我就是你啊,高潔!”

高潔慌忙搖頭,“不——不可能的,這張臉雖然是我的,但是我不是這個樣子?!焙芷婀?,同樣一張臉,可是高潔卻看到了完全不一樣的自己。

女人回道:“或許你可以把我認為是你的第二人格,一個可以幫你完成心愿的人格?!?/p>

“完成心愿?!”高潔原本害怕的神色一頓,眼里莫名地帶上了幾絲期許,“你說的是真的嗎?”

女人笑意盈盈,“當然,我的存在就是為了完成你的心愿,這是我的使命?!?/p>

高潔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她,但是她還是想要試一試,不然哥哥就要永永遠遠地離她而去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能讓我哥哥不要結婚嗎?我不想他結婚?!?/p>

女人笑了,“你喜歡你哥哥是嗎?”

高潔有些羞澀地點頭,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隨即失落道:“但是他只把我當成他的妹妹,哪怕我們之間沒有血緣關系?!?/p>

女人低聲安慰,聲音里帶著某種蠱惑的意味,“沒關系,早晚有一天,你的哥哥會是你的,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解決了你哥哥女朋友的事情?!?/p>

“怎么解決呢?”高潔期待地看著鏡中那個運籌帷幄的女人,她有著高潔沒有的自信與張揚,還帶著特有的邪氣。

女人詭異地笑了笑,“死亡是解決一個人最好的辦法?!?/p>

高潔驚呼,嚇了一跳,好半響才回過神來,看著鏡中對此輕描淡寫的女人,她結結巴巴道:“殺——殺人?這不好!我只是不想她跟哥哥結婚,我并不想她死?!?/p>

女人冷漠地看她,同樣的眼睛帶出不一樣的情緒,“她要是不死,那怎么才能將他們兩個分開?只有死了,才能一勞永逸?!?/p>

“可是——可是——”高潔心慌意亂,就算她再不喜歡哥哥的女朋友,她也不想殺人。

女人不耐煩地打斷她的話,“可是什么!沒什么可是的。你聽著,如果她不死,你的哥哥還是會跟她結婚的?!?/p>

高潔驚慌失措,心臟跳得飛快,她驚疑不定地看著鏡中的那張臉,微微顫著手,“可以制造誤會??!比如讓哥哥以為他女朋友出軌,那哥哥豈不是就不用跟她結婚了?”

女人冷笑了幾聲,犀利的話語冷冷地刮在她的臉上,“你怎么那么單純?如果只是誤會,那早晚有解開的那一天!那到時候我們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說不準那個時候,你的哥哥反而會因為誤會了她,更加地心疼她。這樣做,只會給自己添加麻煩!”

最后,女人下了一記重藥,“你到底想不想你的哥哥變成你的男人,如果想,那就按照我說的做,如果不想,那我便消失了?!?/p>

“等等!”高潔下意識地握緊了手中的梳子,挽留她,“我想,我想!”她做夢都想。

女人滿意地點頭,“想,那就最好了!那從現在開始你都要聽我的!”

高潔胡亂地點頭,心里亂糟糟的,可是卻又帶著無數的期盼。她不知道自己這樣答應是對是錯,但是她太渴望了,渴望哥哥是她的,渴望她有一天能成為哥哥的新娘。

之后,每天半夜女人都會出現,高潔從一開始地害怕躊躇,演變成了迫不及待了,她再也忍受不了了,哥哥都要陪那個女人去試婚紗了,他們的日子都訂下來了。

每天高父高母都喜氣洋洋的,她看著,心都快痛死了。

“你不是說有辦法呢?辦法呢!辦法呢!”

高潔氣的發瘋,不斷地砸著手中的東西,她看著鏡中的自己,露出崩潰的神態。

女人雙眼含笑地看著她,看著她發瘋,確認她迫不及待后,才慢悠悠道:“別急,明天他們才試婚紗。等那個女人離開后,你就打電話給她,把她叫出來?!?/p>

高潔皺眉,“然后呢?”

“然后剩下的,自然是我來辦!”

女人并沒有把完整的計劃說出來,只是讓高潔跟著她做。

“你只有半夜才能出來,那到時候騙她出來了,我要怎么辦?”

高潔憂心忡忡道。

女人道:“你慌什么?誰說我只是半夜才能出來?我隨時都可以,只是半夜是我能力最強悍的時候。其他時候,我都很虛弱,并不能隨心所欲的出來?!?/p>

高潔若有所思地點頭,表示明白。

第二日,找了個借口打電話給了高凡義,確認他把女朋友送回家后,高潔拿了早就買好的電話卡,打了電話給他的女朋友陳可欣。

“喂,可欣姐,是我!”高潔的聲音低低柔柔的,難得給了陳可欣一個好臉色。

要知道,平時陳可欣來家里的時候,高潔是一律冷臉,面無表情。高凡義私下里都會跟她說,讓她不要介意,因為這個妹妹因為過去的經歷,所以性格才會變得這么古怪,跟她混熟了就好。

陳可欣是真的喜歡高凡義,所以盡管每次高潔都是冷臉相對,她還是會貼上去。只是每次的結果都讓她失望。

這還是高潔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她,所以陳可欣覺得非常驚喜,因此當高潔提出讓她出來陪陪她,她有一樣東西要給她的時候,陳可欣欣然同意。

陳可欣打的來到了高潔說的地方,是一家婚紗店。

她走了進去,高潔并沒有在,她打電話過去詢問,問她在哪。

高潔說自己在忙讓她等下,半個小時后,高潔打電話告訴陳可欣她在另一個地方,婚紗店的附近,讓她走過來。

陳可欣毫無防備地走了過去,那是在附近小區三樓的一個房間,高凡義曾經說過,他爸媽給高潔買了房子,原來就是在這里。

進屋的時候,高潔就站在客廳里,旁邊還掛著一件大紅色的嫁衣,秀活逼真,上面的花紋活靈活現,每個女人都會喜歡這樣的一件紅色嫁衣。

陳可欣也不例外,她欣喜若狂,上手捏了捏,愛不釋手,“小潔,這是?”

高潔看著她欣喜的面容,臉上帶著些許冷意,“是送給你的!可欣姐,我平時不懂事,希望你不要介意。這件嫁衣就當是我送你的禮物。你去穿穿看,肯定很漂亮?!?/p>

陳可欣當然是非常高興,她歡歡喜喜地進了浴室,因為衣服太過于復雜,高潔還進去一起幫忙。

當火紅色的嫁衣穿在陳可欣的身上時,她整個人都美出了新高度。大紅色襯得她的肌膚瑩白如玉,再加上新嫁娘的嬌羞,端得上是美人如玉。

而這一切卻深深地刺痛了高潔的眼睛。

就在她在心里逼問第二人格之后該怎么做的時候,陳可欣卻突然發出一聲尖叫聲,緊接著,高潔便驚恐地發現,陳可欣的身體在融化。

是的,融化,就像冰淇淋在太陽底下暴曬一樣,變得軟綿綿的,像是一灘水一樣。

“救我,救我——”陳可欣驚恐大叫,眼里都是恐懼之色。

高潔害怕地倒退,整個人都懵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陳可欣在她面前化成一灘血水,然后被紅色嫁衣一一吸收,那嫁衣便變得越發的光彩奪目起來。

高潔心思恍惚地跌坐在地上,紅色嫁衣飄落在瓷磚上,鮮艷的色彩跟雪白的瓷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紅的耀眼,紅的熱辣,紅的觸目驚心。

過了良久,高潔才從震驚害怕中回過神來,“她——她——”

女人毫不在意道:“這你就怕了?”

高潔咬了咬唇,眼底都是恐懼,“那件嫁衣是什么東西?怎么能把一個人給吃掉?”而且什么都不留,一滴血都沒有剩下。

女人得意地勾勾唇,“那可是我的寶貝!”

高潔恍恍惚惚道:“你是我的第二人格,為什么你會這樣的寶貝,而我沒有?”

高潔沒有照著鏡子,所以并不知道此時此刻她的臉上出現了懊惱的神色,女人隨即岔開話題道:“把衣服收起來,再把那張電話卡給掰斷扔垃圾桶里。然后立馬打車回家,要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知道嗎?”

高潔本就恍恍惚惚,聽女人這么一說,立馬就把自己剛才問的話給拋之腦后 ,她看著地上的嫁衣,有些害怕,之前是不知道,她還拿著嫁衣對著鏡子自己比劃,現在知道后,她是連碰一下都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女人催促道:“快點,你在想些什么呢!對了,把陳可欣的手機包包跟衣服也處理了?!?/p>

高潔拿著紙巾包住手,然后捏起嫁衣的一角,放回到了衣柜里。隨后她按照女人的指使,燒了陳可欣的衣服,摔爛了她的手機,再把包包劃破。

確定一切足跡都沒留下后,高潔帶著一袋子的垃圾,特地跑到遠地方的垃圾桶里把東西扔掉。

之后,她打的回到了家。

高父高母都出去了,忙著婚禮的事情,高凡義也不在,根本就沒人知道高潔出去了沒有。

高潔經常宅家里,很少出門,等高父高母回來,喊高潔吃飯。高潔從樓下下來,一副剛午睡睡醒的樣子,高父高母還以為她一下午又在睡覺。

晚上的時候,高凡義聯系不到陳可欣,顯得有些急躁。

高潔在一旁看著,故意道:“哥,你那么心急干什么呢?說不準可欣姐跟她的閨蜜們說著她結婚的事情。你知道的,女孩子嘛,總很有多事情可以講?!?/p>

高凡義有些驚訝,因為高潔從沒在他的面前喊過可欣姐三個字,他只以為高潔是終于接受了陳可欣,所以他的驚訝很快就褪去,轉變成了欣喜,“小潔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男人都還有最后的單身派對夜,更不要說女生了?!?/p>

就這樣,高凡義收了手機沒有再打,轉而跟高潔聊起了天,他這個妹妹,不知不覺也長大了,不再是以前拉著他的衣角哭鼻子的小孩子了。

這一天晚上,高潔開心地坐在高凡義的身邊,崇拜地看著他,聽著他講過去的事情,懷念曾經的時光。

然后第二天,高凡義的世界就炸了。

陳可欣失蹤了,怎么也找不到人。報警了,但是警方沒查到什么有用的東西,甚至一度還把高凡義當成了犯罪嫌疑人。

當時高潔真的是慌的不行,她不擅長跟人接觸,更不要說自己做賊心虛,她怕自己做的事情會牽連高凡義,整晚的睡不著覺,在那里哭。

女人真的是受不了她那一副孬種的樣子,斥責道:“你給我閉嘴,不要再哭了!你哥哥根本就不會被判定為殺人犯,他有不在場證明。我們的計劃那么完美,找不到尸體,警察根本就無法破這個案子?!?/p>

高潔憂心忡忡,盡管有女人在耳邊不斷地說著不會有事,她還是擔心。

沒幾天,高潔就一副憔悴不堪的樣子,但是高父高母乃至高凡義都是如此,她的情況也就不那么引人注意。

畢竟是自己的嫂子失蹤了,高潔擔心也是理所當然的。

高母見到她這幅樣子的時候,心里還覺得非常安慰,她一直覺得高潔不喜歡陳可欣,怕以后兩人相處不好,雖然高凡義結婚后可能會搬出去住,但是畢竟以后是一家人了,若是關系不好,兒子夾在中間也是很難過的。

但是現在看來,她女兒還是很懂事的。她也是喜歡陳可欣這個嫂子,只是沒在臉上表現出來而已。

事情果然如同女人說的那樣,警察沒有找到任何的證據,而高凡義確實有完美地不在場證明,他送走陳可欣后就一直在忙婚禮的事情,很有多人證,完全能夠洗脫嫌棄。

日子一天天過去,依舊沒有陳可欣的下落,這案子也漸漸地變成了懸案。

高潔在心里歡呼雀躍,開心的不行。

雖然高凡義傷心難過讓高潔也很心痛,但是陳可欣的離開,讓高潔的歡喜占了上風。

但是半年后,高凡義買了房子,搬出去住來了。高潔知道后,又躲在房間里哭了一晚上。

女人真的是要被高潔的軟弱怯懦氣瘋了,早知道這個女人如此無用,當初她就不該——

女人越想越氣,有時候想要慫恿高潔做些什么,高潔都無心于此,全部拒絕,氣的女人牙癢癢的。

再后來,高母受不了兒子一直頹然的樣子,又拉他去相親。

高凡義一開始不想去的,高母又哭又鬧的,高凡義沒辦法,只好去了。

然后便再一次地墜入愛河。

高潔知道這個消息后,又回房里哭了好久。

女人冷笑道:“男人見一個愛一個是很正常的事情,你難道真的以為這個天底下有那種至死不渝的感情嗎?”

高潔痛哭道:“我寧愿哥哥的心里永遠有陳可欣的存在,不再去愛別人,也不要他喜歡上別人?!?/p>

真是沒用!女人輕蔑地想著,既然不想要高凡義愛上別人,那就自己上??!讓他愛上自己!可偏偏她卻沒那個膽子,害怕說出去了,連兄妹也沒得做。真的是叫人瞧不起!

“我該怎么辦?我該怎么辦?”

高潔手足無措,只知道哭。

女人揚了揚唇角,覺得機會終于還是來了,她的聲音輕柔低啞,帶著蠱惑人心的味道,“那就再來一次??!我們不是有過經驗了嗎?”

高潔咻地抬頭,眼里還含著淚,鏡中的她,一邊落淚軟弱可欺,一邊肆意妖媚動人。

“殺——殺了她嗎?”這一次,高潔說出殺了她后,心中雖然依舊害怕,更多的是卻是激動。

女人察覺到了不同,隱秘地笑了笑,“沒錯,有一就有二,反正不會有人查到的,不是嗎?”

高潔捏緊了手,想到那個女人在自己面前的樣子,她堅定地點了點頭,“好,什么時候動手?”

女人挑眉,“當然是他們要結婚的時候,用同樣的招數騙那個女人出來,讓她穿上嫁衣,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p>

高潔的目光閃了閃,“這樣的話,哥哥就會發現每個跟他結婚的女人,都不會有好下場,都會消失,那么哥哥說不準以后都不會想要結婚了?!?/p>

女人看著她,眼波流轉,嘖!小兔子也變成了黑心蓮了!

“說的還很正確??!”

已經知道如何解決那個女人后,高潔的心情也愉悅了起來。每次高凡義帶女朋友回家來后,高潔也不再擺出那副爭鋒相對不歡迎的樣子,畢竟在高潔的眼里,她已經是個死人了。

所以高潔不再吃醋,不再難過,因為跟一個死人還這么計較,就太浪費自己的感情。

這樣一來,高凡義的女朋友還以為高潔是接受了她,私底下還跟高凡義說起了這件事情。

高凡義笑道:“我妹妹就是這樣的慢性子,時間久了,大家熟起來了,感情就會好起來的?!?/p>

女朋友開心地笑了起來,心里也很高興。

于是,當她跟高凡義決定結婚,同他一起看完了婚紗,再接到高潔打過來的電話時,她欣然同意,完全忘記了,高潔打過來的號碼是一個陌生號碼。

而高潔是以給她一個驚喜為由,讓她不要告訴任何人,她欣然答應了,出門的時候,只告訴她父母是有朋友過來找她。

這一次高潔是開車過來的。

她考了駕照,還是女人要求她考的,自己會開車,有些事情做起來比較方便。

在女人的指導下,高潔成功地避開每個攝像頭,然后帶著高凡義的女朋友離開。

當高潔帶著女人回到高母給她買的小區,然后拿出嫁衣遞給她時,那人眼里爆發出了跟陳可欣一樣絢麗奪目的光彩。

但是很可惜,這樣的光彩在一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連一灘血肉都沒有留下。

吸收了血肉的嫁衣從原先暗淡的色彩變得光彩照人起來,似乎每一次吸收了血肉,就會變得異樣的美麗。

再一次見到這樣情況的高潔還是有些不適,但是比上次好多了,她都能夠面無表情地將那嫁衣放回到衣柜。然后按照女人的指示,將所有東西都銷毀的干干凈凈,確保不會有人找到任何證據。

做完一切后,她回到了家。

恰好遇到了高母,問她出去干嘛了?

高潔隨口說有個朋友找她。

這幾年,高潔慢慢地有些開朗起來,也交了朋友,所以高母并沒有生疑。這也是女人要求她做的,畢竟一個常年不出門的人,突然在案子發生的時候出門,總是會引人注目的。

第二任對象再一次失蹤了,高凡義真的是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他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明明一切都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間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他再次報了警,警察見到他的時候,都愣了一下,顯然想起了幾年前的那個案子,而如今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

不是警察想太多,而是太過于巧合,兇手不是高凡義本人,那就是某個處心積慮要害他的人,仰或是某個求愛不成心生恨的女人。

但是警方調查了一圈,依舊沒有任何線索,只知道高凡義的女朋友在被他送回家后,又出了門,上了一輛車,之后就查無所蹤。

兩任女朋友就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給高凡義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陰影。

尤其是附近知道情況的鄰居們甚至在八卦高凡義是不是命中克妻,所以兩任都要談婚論嫁的女朋友就這么消失了。

高凡義聽了這個消息之后,就更加地難過了,他也在想,是不是他的命格有問題?是不是他就應該孤獨終老,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相親,去戀愛,去結婚。

解除了嫌疑的高凡義苦悶了很久,回高母那里的時候,都是愁眉不展,郁結于心。

高母也常常垂淚,不明白為什么她的兒子要經歷這些苦楚?她天天燒香拜佛,就希望菩薩能夠保佑她的孩子一切順利,平平安安。

高潔將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既難過卻又帶著隱秘的快樂。

這下子,哥哥肯定不會再愿意相親了。

這下子,哥哥就是她一個人的了。

這樣的日子確實很高興,高潔每天都笑瞇瞇地醒來,又笑瞇瞇地睡去,盡可能地安慰著高母,做出一副好女兒的體貼模樣。

女人冷眼看著,覺得高潔是真心地蠢,如果她是真的喜歡高凡義喜歡的不行了,趁這個機會她就應該主動出擊。別說什么高凡義只對她有兄妹之情,男人嘛,換個發型,換件衣服,畫個妝,保準讓他五迷三道的。

要是她出手,就是分分鐘搞定的事情。換了高潔,女人暗自搖頭,也是活該一輩子暗戀。

介于高凡義的沉默,沒有再去相親找女朋友的想法,高潔度過了無數個歡樂的時光,將女人拋之腦后。

女人冷眼旁觀,也不像第一次那么生氣了。因為她知道了高潔是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德行,她等著高潔再回來求她,而那個時候,高潔就要付出代價了。

女人耐著性子等了幾年,果不其然,高母又出動了。

她這幾年一直燒香拜佛,初一十五都要去普陀寺,天天在菩薩面前念叨給高凡義找個好媳婦。然后終有一天,她覺得差不多了,兒子的年紀也大了,是時候再找一個了。

而高凡義一開始是不想的,但是后來想想,自己的年紀確實大了,而且這么多年了,霉運應該不會再跟著他了吧。

于是,他就同意了。

不過,礙于幾年前發生的事情太過于轟轟烈烈,高母就是放話要給兒子相親,也沒人上門來說媒,說哪里有姑娘沒結婚。

高母只好舔著臉面去找,雖然大多數人都是避而遠之,但也有不知情的,愿意跟高凡義相看。

高潔聽到消息的時候,一開始并不急的,因為她知道高凡義前兩個女朋友的事情會讓多少女人避而遠之。

但是意外依舊發生了,高凡義又找了一個情投意合的。

高潔氣的在房間里直摔東西,死死地扯著玩偶熊的耳朵,她不明白,明明哥哥之前還那么傷心,怎么就能那么快地找到喜歡的人?如果是她,她根本就做不到的。

女人冷笑道:“都跟你說了,男人都是大豬蹄子,見一個愛一個。你現在這么痛苦難過,不如當初聽我的主動出擊,說不準你哥哥就是你的了!”

高潔恨的咬破了唇,“故技重施,在他們去看婚紗的時候,把人給騙出來,殺了她?!?/p>

女人看著鏡中高潔冷幽幽的眼睛,有些詫異地笑了笑,還真的是——有趣??!

為了避免前兩次的悲劇再次發生,高凡義在確定關系前,跟馮秋芬說了兩任女朋友消失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警方找不到犯罪嫌疑人,一點消息都沒有。她們兩個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我也很難過。其實出來相親的時候,我也擔心過。怕你會成為下一個她們。如果你害怕的話,就跟我說,我們好聚好散,我不會怪你的?!?/p>

高凡義說的誠懇,馮秋芬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好怕的。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的女人覺得這些都是不是事情,她愛高凡義,這些都無法成為他們兩個在一起的阻礙。

高凡義也很開心馮秋芬對他的諒解,兩個人的感情越發的深厚,而高潔也越發的沉默寡言起來。

高母注意到她不對,還特地找她談心。

說起來,高母對高潔是真的疼到心坎里,把她當親生女兒對待,給她買車買房,基本上高凡義有的,她都有。

高母問她為什么不開心。

高潔只是回答道,覺得哥哥有女朋友了,就不疼她這個妹妹了。

高母哭笑不得,老婆跟妹妹是不一樣的,她哥哥又不會因為老婆而拋棄妹妹。她讓高潔不要想太多,又問她打算什么時候交男朋友,她的年紀也不小了。

高潔心里煩著呢,她不想相親,不想交男朋友,她只想要哥哥。她敷衍了幾句,趕走了高母。

高母心里搖頭,女兒這樣孤僻的性子,可怎么找的到男朋友。操心了大的,還要操心小的,都是兒女債??!

高凡義跟馮秋芬的感情一直很穩定,一年后他們決定結婚。

為了以防萬一,高凡義跟馮秋芬再三強調了,不要接陌生人的電話,不要跟陌生人走。一有什么情況,一定要打電話給他。

甚至于,試完婚紗后,高凡義不放心馮秋芬,還把她帶回了自己家,準備這一晚上都盯著她。

結果那么不湊巧的,高潔打電話過來有事叫他回家。

高凡義本想拒絕,但是高潔纏的他不行,高凡義只好答應了,走前還再三強調了幾遍之前說過的話。

馮秋芬被他搞得心慌慌的,但是轉念一想,只要她不接電話,不出去,就沒事了的。不能自己嚇唬自己。

高凡義開車離開后不久,她的手機就響了。

一個陌生電話。

馮秋芬這個時候是真的有些驚訝,沒想到一直設想的事情出現了。她任由手機響著,沒去接。

很快就停了,緊接著又打了幾次過來,馮秋芬都沒接。

后來,這個號碼發過來一條短信,說有急事,問她為什么一直不接電話。

這個口吻聽起來像是熟人,馮秋芬半信半疑,在電話打過來的時候,接了起來。

“喂,未來嫂子,你怎么一直不接我電話?!彪娫捘穷^,高潔有些埋怨道。

馮秋芬一聽是高潔的聲音,立馬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是什么陌生人的電話。你哥說了,陌生人的號碼不要接?!?/p>

高潔坐在車里,眼神幽暗,“是嗎?哥哥真是的!做什么這么大驚小怪?”

馮秋芬笑了笑,又覺得有些不對,“小潔,你不是剛把你哥叫回家了嗎?怎么又打電話給我?你的手機號碼換了?”

高潔道:“對,哥哥慢吞吞的,到現在都還沒到。我就自己出來了,手機還是問朋友借的。未來嫂子,我給你準備了一個驚喜,你出來一下?!?/p>

“驚喜?什么驚喜???”因為高潔是高凡義的妹妹,雖然彼此沒怎么接觸,而且高潔看上去也不是特別喜歡她的樣子,但是馮秋芬怎么也不會想到高潔會害她。

應該說正常人都不會想到,男朋友的妹妹會想害死自己的未來嫂子。

最重要的是,雖然每次去高母家,高潔都是一副冷冰冰面無表情的樣子,只對高凡義有好臉色,但是她并沒有像網上那些綠茶婊那樣做出什么陷害馮秋芬的事情,也沒有故意在馮秋芬面前對高凡義親親熱熱的,所以馮秋芬根本就察覺不出高潔對高凡義存著什么隱秘的想法。

就連高母都沒有發現,只以為她是因為陳可欣的緣故,才會不喜歡新任嫂子。畢竟在高凡義第一次準備結婚的時候,高母還是發現了高潔對陳可欣是很有好感的。之后的女朋友跟現在這個馮秋芬,都沒讓高潔那么喜歡過。

高母一直覺得高潔就是個小孩子,她不喜歡馮秋芬,就是因為她的心里還有陳可欣,不喜歡別的女人占了哥哥身邊的位置。

不得不說,高母腦補的也很厲害。

馮秋芬準備出門,想起之前高凡義說的話,她還是準備打個電話跟他報備一下。但是高凡義的手機一直顯示通話中,打不通,馮秋芬就放棄了,覺得應該是沒有關系的,高潔是高凡義的妹妹啊,能出什么事情?

于是,她便心安理得地出了門。

喜歡先生算命嗎?請大家收藏:(www.hvjmct.live)先生算命嗎?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先生算命嗎?最新章節 - 先生算命嗎?全文閱讀 - 先生算命嗎?txt下載 - 聽說我是黑山老妖的全部小說 - 先生算命嗎?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SCI謎案集(第四部)、穿過你的黑發我的手(HP同人)、[快穿]你為什么不愛我、SCI謎案集(第三部)、[綜漫]貓屋餐廳、傳說中的勇者是我的未婚夫、殺生丸之風吹落花時、黑科技學霸、穿成惡龍的她又穿回來了、[主文豪野犬]殉情加我,我打的過你情緣、[綜]想當No.1的廚師有什么錯?!、網紅貓的悠閑生活、我其實是一個大佬、一姐[古穿今]、百鬼雜貨店、網王之迷迭香、大唐第一相士、[快穿]愛財如命、[綜]天生女配、[綜漫]幻想通行的災難、[家教+柯南]養成一只十代目、后娘[穿越]、老子是瑞獸![星際]、變身之新生奇緣、老公是會長大人[綜]、完美白月光的必備素養(快穿)
完本推薦: 網游之戰御天下全文閱讀、然后是你全文閱讀、姑娘請自重全文閱讀、玄學大師的悠閑生活[古穿今]全文閱讀、權臣之妻(重生)全文閱讀、末世之全能大師全文閱讀、小淚痣全文閱讀、我家竹馬是太孫全文閱讀、穿成反派他親媽全文閱讀、快穿之種田老太太全文閱讀、痞子術士全文閱讀、神鑒全文閱讀、后娘[穿越]全文閱讀、職業替身全文閱讀、不學鴛鴦老全文閱讀、林木含白露全文閱讀、青珂浮屠全文閱讀、將打臉進行到底全文閱讀、都市大神戒全文閱讀、道士不好惹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女總裁的逍遙高手、農門追妻令:娘子你五行缺我、天龍神主、無上邪尊、諸天盡頭、噓!厲先生,請別強娶、三界供應商、天才萌寶:爸比,抽獎送、魂帝武神、店里都是穿越者、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游俠、山村小神醫、七等分的未來、巔峰時刻、修武天帝、非我傾城:獨寵太子妃、重生之都市至尊、網游之暢游、諸天最強學院、寵妻指南:傅太太超甜、一拳殲星、都市之科技帝國、絕地求生之老子是掛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快穿:男神,給個面子、都市極品仙醫、初唐求生、重生贅婿兵王、狂兵贅婿、我這穿越有點怪

先生算命嗎?最新章節手機版 - 先生算命嗎?全文閱讀手機版 - 先生算命嗎?txt下載手機版 - 聽說我是黑山老妖的全部小說 - 先生算命嗎?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