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先生算命嗎? >> 第七十七十一章

第七十七十一章

用刷牙洗臉的時間給自己做了心理暗示, 宋哲閉了閉眼, 看向面前波光粼粼美不勝收的湖面, 深吸了口氣, 然后露出同往常一般的笑容, 往蕭天那邊走去。

“老蕭, 大早上的, 我要吃蔬菜,你給我多烤點菜?!?/p>

蕭天應了一聲,燒烤架早就放著了宋哲喜歡吃的蔬菜。宋哲見此, 有些喜滋滋地笑了,笑完后又覺得自己智障,臉一垮, 就往帳篷走去。

蕭天神情自在地烤著食物, 對于宋哲的變化心知肚明,一個厲害的獵人, 是需要有足夠的耐心的, 他等得起。

嚴明仁穿好衣服出來的時候, 就嗅到了食物的香味, 他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看到餐盤上放著的食物, 二話不說就拿手去抓。結果被蕭天拍了一下,“要吃,自己烤, 這是宋宋的?!?/p>

嚴明仁現在已經被蕭天搞得沒脾氣了, 他嘟嘟囔囔了幾句,心塞塞地自己動手烤起了香腸。

唉,日子真的是沒法過了!(╯‵□′)╯︵┻━┻

三個人吃吃喝喝,吃了將近四十來分鐘,才吃的肚子撐撐的,準備回去。

東西都收拾好后,嚴明仁發動了車子,按照導航,原路返回。

一路上,三個人說說笑笑,打打鬧鬧,開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卻發現前面封路了,拉起了警戒線,還停了不少警車。

警察看到他們的車子時,伸手攔下了。

嚴明仁開了窗戶,探頭問道:“前面怎么回事?不能走了?”宋哲也好奇地開了窗,探頭看去。

女警看到車子里的三位帥哥,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態度也特別好,“對,前面發生了命案,需要你們換條路走?!?/p>

“命案?”嚴明仁驚了一驚,“不是吧!這么可怕!我們昨晚還在這地方露營了,真是好險!”

女警道:“那你們真的是運氣好啊,車上兩男兩女都死了,犯罪嫌疑人作案的手法非常歹毒?!?/p>

嚴明仁神經一跳,“兩男兩女?”

女警應了聲,“對啊?!?/p>

嚴明仁有些著急,“那兩個男人中,是不是有個非常瘦的?”

女警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瘦不瘦現在可真的看不出來了,你認識他們?”

宋哲見嚴明仁的樣子,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看了眼不遠處,怨氣彌漫,黑氣泛濫,顯然是有什么東西在作怪?!笆裁唇凶隹床怀鰜砹??”

雖然宋哲長得很好看,但是女警還是有職業道德的,并沒有把這些東西告訴他們,只是道:“你們認識死者?”

嚴明仁憂心忡忡道:“我不確定是不是我的朋友。昨天我們七個人約好一起過來野營看日出,運氣好的話,還能看到流星雨。但是昨天下午的時候,我們幾個吵了一架,他們四個人就先駕車離開了,留下我們三個繼續?!?/p>

女警立馬道:“你們呆在這里別動,我去拿一下他們的證件?!?/p>

女警立馬去找了負責這個案子的劉一鳴,“劉警官,外面過來三個人,說是死者的朋友,我正打算給他們看下死者的證件?!?/p>

劉一鳴嗯了一聲,“我過去看看?!?/p>

劉一鳴摸了摸口袋,想抽煙,但是想到這是案發現場,又硬生生地將煙癮給逼了下去,早上接到報警的時候,他聽了那一耳朵,就覺得案子有點棘手。

到了現場,看到那四具尸體,簡直不知道該說什么。

兩個女人死在車子的附近,血都不要錢似的,滲入了地中,顏色也暗沉沉的,最可怕的是那兩個女人的尸體,只剩一個頭是完整的,兩個人的五臟六腑都被掏空,只剩下一張薄薄的人皮還披在骨架上。除去五臟六腑外,肌肉脂肪也都不見了,就像被什么東西吃的干干凈凈的一樣,看的他們這些辦案人員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劉一鳴以為死的就是這兩個人,哪曉得手下在附近搜索線索的時候,在不遠處的斜坡下,又發現了一具男尸。那具尸體倒是正常,沒有被啃噬的痕跡,按照法醫說的,應該是從上面踩空不小心摔下來,砸到了頭,失血過多而死。

劉一鳴深思了幾番,讓手下繼續擴大范圍地找,說不準還能找出個人來。他看過了車子的牌子,很名貴,顯然是富二代帶著女人出來游山玩水,按照劉一鳴想的,兩個女人一個男人,最起碼還是要有個司機?;蛘哒f,是兩對男女一起出來游玩。

果不其然,在距離這個地方不到二十米處,他們又發現了一具男尸。死狀跟那兩個女人一模一樣,只剩一個完整的頭顱,薄薄的人皮鋪在骨架上,內里都被掏空。幸運的是,過了這么久,沒有什么動物嗅著血跡過來,繼續啃噬尸體,讓他們的工作難度減少了一番。

不過,也沒什么差別了。

劉一鳴想不出是什么樣的人才能刀法如此厲害,將人皮跟骨架如此完美地分開,將里面的東西掏的一干二凈。連法醫都覺得不可思議,就算是他,也不能做的這么盡善盡美。

手下人看著四具尸體,汗毛直豎,總覺得不像是人干的。他們辦了那么多案子,分尸截肢,算是比較可怕血腥了的,現在居然遇到一個更加恐怖的,像是非人類做的案子,可不讓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嗎?他們中不少辦案經驗老到的人都吐了好幾次。

宋哲掐了個法訣,默念咒語,將林中的怨氣黑氣一掃而光,免得讓無辜之人受傷。

嚴明仁等的有些焦急,雖然他跟莫一奇王康他們吵了一架,對他們非常失望,但好歹是十幾年的朋友,就算感情不像以前那么好了,但是他也不想聽到對方的死訊??!

他有些六神無主,慌張地看向宋哲,“宋哲,是不是他們,他們是不是——?”

宋哲輕聲安撫道:“你先別急,等警察來了再說?!?/p>

嚴明仁咬牙,也只能這么等下去。

蕭天也難得安慰了一句,“你放心,有宋宋在,不會有事的?!?/p>

劉一鳴帶著四個人的證件走了過來,目光在宋哲他們三個人身上略了一下,見到蕭天時,頓了頓,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位可是個大人物??!

“你們好,我叫劉一鳴,是負責這件案件的警察,這是我從四個人身上找到的證件,你們看下,是不是你們的朋友?”

嚴明仁忙不迭地奪過證件,那兩個女的他沒心思看,他刷刷地就找到了莫一奇跟王康的證件,臉一下子就白了,顫著手道:“是,是他們!”

嚴明仁愧疚極了,眼眶都紅了,“都是我的錯,早知道會這樣,就算跟他們吵架了,我也會拉著他們不要走的。劉警官,這是誰殺了他們?”

“這位先生請節哀,你能說說看,當時你們跟死者是發生了什么矛盾嗎?”

嚴明仁將事情完整地說了一遍,至于矛盾點他給隱藏了,“……他們大概是下午三點多開車走的,一路上也沒打什么電話給我們,我心里也生氣,也就沒打電話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p>

嚴明仁捏緊了證件,內心跟被螞蟻啃了似的,難受的緊。

劉一鳴點點頭,卻在這時,聽到了后座的宋哲開口道:“劉警官,我能看下死者嗎?”

嚴明仁不知道宋哲為什么這么說,但是在他心目中,宋哲就是最厲害的,他連忙道:“對,讓他看下,說不準能看出什么?!?/p>

劉一鳴看了蕭天一眼,思索了一番后,“行,但是要小心不能破壞現場?!?/p>

“好,我們會注意的?!?/p>

劉一鳴先是帶著他們去看了王康的尸體,嚴明仁看了一眼,內心就在作嘔,一邊哭一邊吐,像個二傻子一樣。周邊的警察一臉同情地看著他。

倒是蕭天跟宋哲淡定的很,蕭天只是眉頭微蹙,宋哲反倒是一臉深思地看著死者的額頭,幾秒后,就沖劉一鳴點了點頭,表示看好了。

劉一鳴挑了挑眉,嚴明仁算是他們三個人中最正常的一個,也是正常人應有的反應,反倒是蕭天跟宋哲,這兩個人就叫人耐人尋味了。

接連看了四具尸體,嚴明仁臉白的都不像話了,早上吃的東西全都吐了。

宋哲拿了杯礦泉水給他,“來,壓壓肚子?!笔捥熳谒握艿纳磉?,姿勢挺拔,面對劉一鳴的審視,一點都沒放在心上。

嚴明仁接過水,唇色都發白,“宋哲,你知道結果了嗎?”

宋哲安撫性道:“我知道了,我說給你聽,你別難過?!?/p>

嚴明仁抹去了眼淚,點了點頭。劉一鳴訕訕一笑,說什么呢?他現在都毫無頭緒,這青年就什么都知道了?

宋哲斟酌了一下道:“你那兩個朋友,尤其是那個叫王康的,有吃嬰兒的癖好,你知道嗎?”

嚴明仁聽到吃嬰兒那三個字,胃部又開始痙/攣,他惡心的不行,眼睛都快驚得凸出來了,“瘦康從沒跟我說話,這怎么可能?”

劉一鳴聽得眉頭都抖了起來,再也忍不住地抽了根煙。

“我沒必要騙你,他現在這么瘦,就是因為吃多了嬰兒,遭到了反噬,變得越來越虛弱。那些嬰兒變成嬰靈,來找他報復,吃光了他的身體,就像他曾經對待他們一樣?!?/p>

宋哲嘆了口氣,看向一旁你在說什么鬼的劉一鳴,“劉警官,我建議你好好調查下這類非法營業的餐館,如無意外,最近可能會死更多的人,全是一樣的死狀?!?/p>

劉一鳴手一抖,煙灰掉到了地上。

“宋先生,看你樣子也是受到過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能這么迷信?”劉一鳴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煙蒂扔到了地上,拿腳踩了踩,他站在警戒線外,看著被白布覆蓋的四具尸體,只有他自己知道內心是有多么惶恐。

宋哲卻是渾身熱血沸騰,來了嗎?來了嗎?當大佬這么久了,終于有警察來指責他宣傳迷信了嗎?他在這個世界日子過得太爽了,差點都忘記了人家人民警察對封建迷信的嫌棄。

他終于有一天也有這種待遇了嗎?

蕭天是不知道宋哲在腦補些什么,他見他身子微微顫抖,嘴巴微張,一副激動的模樣,還以為是因為劉一鳴不相信,受了委屈,所以難過,他剛想開口,卻見嚴明仁比他更早一步,更氣急敗壞道:“劉警官,你什么都不懂,說個屁??!我們家宋哲可是大師啊,大師你懂不懂???”

嚴明仁豎起大拇指,“那可是牛鬼蛇神都看的一清二楚的大師??!”嚴明仁義無反顧地站在了宋哲身邊,對于王康他們的慘死也慢慢地接受了,忍不住開口道:“我是真的沒想到,瘦康他們,怎么會變得這么可怕?!?/p>

宋哲道:“王康是咎由自取,莫一奇是運氣不好,那么不湊巧,摔下去就撞到了石頭,害死了自己?!闭f著,宋哲瞥了一眼蕭天,如果莫一奇不打蕭天的主意,他或許只會是撞到頭,不一定直接嗝屁,只是他招惹誰不好,偏要招惹蕭天。再加上壞事做多了,可不是就是霉運找上來了。

“至于那兩個女的,一個跟著王康也吃了嬰兒肉,另一個也心思不正,想跟著那女的一起,被那嬰靈嬰令一道給解決了?!?/p>

宋哲越說,嚴明仁的眉頭就皺的越緊,吃人肉,尤其是嬰兒肉,那是什么概念?這還是人嗎?臥槽!嚴明仁一想到自己曾經跟這兩個稱兄道弟,甚至還同一張桌子上吃飯,就覺得雞皮疙瘩全都起來了,太惡心了,真的是太惡心了!

“嘔,嘔——”嚴明仁又去吐了,早上吃的東西吐得一干二凈,現在吐的全是酸水。

宋哲搖了搖頭,拿水給他漱口,“早知道我就不多說了,看把你惡心的?!?/p>

嚴明仁慘白著臉道:“說,為什么不說,不說我還會可憐他們,說了,我那點可憐心都沒有了?!?/p>

劉一鳴銜著煙,沒點燃,他有很多話要說,諸如宋先生如果你再這樣宣傳迷信,說些讓人恐慌的話,我可能就要以妨礙公務為由逮捕你,但是一接觸到蕭天富有壓力的目光時,劉一鳴卻是怎么也說不出來了。

站在宋哲身邊的蕭天氣息很溫和,但是一旦目光看向他,就冰冷銳利地跟一把利劍一樣,目光一掃向他,就好像寒氣入侵,讓劉一鳴不得不慎重地閉嘴。

這特么都什么事???

盡管他嘴里說著不相信宋哲的話,可是現場的四具尸體卻無一不在訴說著這個巨大的可能性。他辦案這么多年,還真的是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尸體,就算一個再有能力的屠夫,醫生,也不可能這么輕輕松松地讓尸體的骨肉分離,而且還能保持人皮的完整,甚至不傷害一根骨頭。

這是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劉一鳴忍不住又點了煙,煙氣裊裊中,宋哲精致的相貌若有若現,現在好看的人都不用臉吃飯了嗎?盡愛搞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就在這時,手下拿著手機過來了,他臉色難看,嘴唇微顫,“老大,又發生命案了!死者的死狀跟我們現場發現的一模一樣!”

吧嗒,這下子劉一鳴的香煙給拿不住了,手一抖,就掉到了地上,微弱的火苗在接觸到地面后,散發出一股氣味,然后慢慢熄滅。

劉一鳴咻地地看向宋哲,宋哲矜持地沖他點點頭,“劉警官,我說的沒錯,是嬰靈來報復了!我建議你好好調查一下跟王康和那個死者吃嬰兒的情況,不然的話,恐怕死的人會更多?!?/p>

劉一鳴下意識地開口道:“宋先生,你不幫忙?”話一出口后,他才驚覺不對,怎么就把宋哲真的當成大師了!

宋哲淡淡道:“為什么要幫忙?那嬰靈害的是罪有應得之人,我為什么要幫忙?劉警官沒聽說一句話嗎?冤有頭債有主,有因必有果,他們種的什么因,得的就是什么果。他們為了一己之私,害死一個嬰兒,讓他們承受被人烹煮啃食的痛苦時,怎么就不想想自己到時候會有什么報應?”

這個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自己做錯了事情,還要別人給他收拾爛攤子,想的還挺美。

不過他雖然不會管這么人的事情,但是他會暗地里關注嬰靈,畢竟那嬰靈怨氣太大,很有可能會誤傷無辜,而他自然不會讓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宋哲做事向來隨心,他想幫的,都是該幫的那一方。

“你——”劉一鳴雖然被宋哲說的那些話惡心到,順便也格外的嫌棄這些毫無道德底線,喪心病狂的人,但是畢竟那都是一條條人命??!作為人民警察,他就算是再覺得嫌棄,都不能放棄他們。這是每個警察入職前必須要遵守的。

宋哲攤手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作為警察,你確實得救他們,可我不是警察,我只是一個被警方認為是宣傳迷信的可憐小青年,恕我無法幫忙。劉警官想要救更多的人,就先去調查清楚情況吧,說不準把那些喪心病狂的人抓到監獄了,那嬰靈的怨氣就消散了呢!”

劉一鳴的手下之前沒有聽宋哲說過嬰靈的事情,現在咋一聽,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老大,你們在說什么?什么吃嬰兒?什么嬰靈???”這簡直就是在挑戰他的生理極限??!

劉一鳴沒理會自己手下說的話,只是固執地看向宋哲,“你真的不幫忙嗎?宋——宋大師!”

宋哲搖搖頭,“你喊宋大佬也沒用!我不想就是不想,我憑什么讓這些喪心病狂的人受到我的保護?”

劉一鳴著急道:“可是你也要想一想,那些人有孩子好老人,他們要是出事,那整個家庭——”

他話還未說完,就斷宋哲不客氣地打斷,他冷冷道:“那他們在吃嬰兒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那些嬰兒才剛一出生,才剛睜眼,這個世界都還沒看到就進了油鍋。更甚者,直接從孕婦的肚子里抱出嬰兒就送到餐館,而那些人卻告訴家屬他們的孩子夭折了。你怎么不想想那些分崩離析的家庭,你怎么不可憐那些無辜的孩子?他們就不是人了嗎?就因為他們已經死了,所以那些人渣的命就更值錢了嗎?”

劉一鳴啞口無言,看著宋哲冷若冰霜的臉,一時無話可說。

蕭天站上前一步道:“劉警官,我覺得你現在應該是去辦案了,作為人民的公仆,你代表的可不是一些有錢有勢的人,難道平民百姓的生死你就不管了嗎?”

劉一鳴的手下抿了抿唇,他當警察就是為了維護社會安定,懲奸除惡,如果真的如同宋哲說的那樣,那些人這么喪心病狂,那他去救什么?就這樣的渣滓,活該有這樣的報應。

劉一鳴呼出了一口郁氣,也不知道是宋哲說通了他,還是自己想通了什么,他點點頭,手一揮,就帶人去了新的案發現場。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規矩擺在那里了,他作為警察,哪怕是看著窮兇極惡的兇徒,都不能擅自傷害他們的生命。

當警察的時候,他遇到過太多這樣的事情,次數多了,他反倒是忘記了,自己的初衷到底是什么。有時候他看著那些害了人的人渣能只是簡單地坐牢,過幾年就又出來逍遙,而那些被害者卻永遠地長埋地下,他就覺得世界怎么能這么不公平。

劉一鳴緊繃的神經松了松,他真的是受夠了每次一捉到罪犯就被告知對方有什么什么樣的來頭,讓他放人。

他看著窗外的風景,忍不住夠了勾唇,突然很想看到那群人驚慌失措,甚至痛哭流涕的樣子怎么破?或許他們都不知道自己耀武揚威一輩子,做了那么多壞事,結果會被自己害死的人給吃掉吧!真有意思!

劉一鳴的手下偷偷看了眼他,覺得他的心情好像沒跟他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便小聲道:“老大,我們真的要去救他們?”

劉一鳴瞥了他一眼,“作為人民警察,我們當然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p>

手下摸摸頭,嘀咕道:“可是他們真的惡心啊,吃人,還吃嬰兒,天啊,這些人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前段時間不是剛端了一個窩點嗎?只是那餐館老板上頭有人,讓他給逃了,找人頂了罪。這次——”劉一鳴冷笑了一聲,這次他逃得過法律,難不成還逃得過那嬰靈的報復?

什么都不管,看著這些渣滓出事,感覺還挺不錯??!

劉一鳴呼出了一口氣,又點了根煙,慢慢地抽了起來,就是怕事情鬧得太大,會不太好收場啊。

喜歡先生算命嗎?請大家收藏:(www.hvjmct.live)先生算命嗎?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先生算命嗎?最新章節 - 先生算命嗎?全文閱讀 - 先生算命嗎?txt下載 - 聽說我是黑山老妖的全部小說 - 先生算命嗎?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主文豪野犬]殉情加我,我打的過你情緣、當豪門大佬被排隊表白、人類滅種后我成了全宇宙最靚的崽、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在星辰中浪[星際]、醫劍雙修、網王之迷迭香、快穿之香火成神攻略、重生成日本高中生、我可能不會愛你、和死對頭互換身體后、一姐[古穿今]、[快穿]尋找男主、紅樓生涯之賈赦、再夢紅樓、迷迭香染(主網王)、女主滿腦子騷操作[綜]、這個都市傳說我聽過、女扮男裝,非我所愿、終極一班續之雨后添晴、殺生丸之風吹落花時、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快穿]拯救男配計劃、老子是瑞獸![星際]、死神大佬、道醫
完本推薦: 公主饒命GL全文閱讀、桃運小村醫全文閱讀、細腰全文閱讀、君有疾否全文閱讀、辣雞室友總撩我全文閱讀、重生之超級戰艦全文閱讀、時教授的小仙女全文閱讀、和離我是專業的(快穿)全文閱讀、都市超級醫仙全文閱讀、重生異能商女:軍少,別亂撩全文閱讀、將打臉進行到底全文閱讀、尖叫女王全文閱讀、我是大反派[快穿]全文閱讀、穿成七零錦鯉富貴命全文閱讀、心肝寶貝全文閱讀、快穿炮灰逆襲全文閱讀、SCI謎案集(第一部)全文閱讀、媚色可餐(穿書)全文閱讀、市井人家全文閱讀、穿成七零嬌嬌女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九龍圣祖、一拳殲星、從主播到影帝、天才萌寶:爹地,別心急、天才萌寶:爸比,抽獎送、英雄聯盟之最強榮譽、絕地求生之老子是掛壁、英雄聯盟入侵異世界、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都市第一高手、至尊妖神系統、萬界點贊群、那年盛夏微微甜、重生之似水年華、巨龍之血脈進化、七等分的未來、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火爆全才仙醫、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游俠、重生之我真是富三代、桃運大村醫、全能升級系統、女老板的神級高手、以婚之名:霍先生,請深愛、玉帝叫我來直播、媽咪太小,總裁太霸道、玄天霸體訣、天眼寶鑒、天啟之門、新白蛇問仙

先生算命嗎?最新章節手機版 - 先生算命嗎?全文閱讀手機版 - 先生算命嗎?txt下載手機版 - 聽說我是黑山老妖的全部小說 - 先生算命嗎?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