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 >> 第 30 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現大量用戶無法打開網頁訪問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www.hvjmct.live(筆下文學首字母+org點com,bxwxorg.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頓各懷心思的早餐結束, 褚湛提起昨天下午在山上轉悠的時候,看到的一處河流。

“那條河確實不錯,是個釣魚的好地方,你們要是喜歡的話,可以去玩玩, 就當是打發時間了?!笔迨逍χ嶙h。

葉傾立刻點頭:“好啊, 那咱們去釣魚吧, 中午可以喝魚湯,倦書舟舟,你們覺得呢?”

顧倦書慢吞吞的看著季舟舟:“想去嗎?”

“想去?!奔局壑垩劬ЬЯ?,她還沒試過在山里釣魚呢。

顧倦書‘哦’了一聲:“那去吧?!?/p>

兩個人的一問一答實在太自然,在座的人一點毛病都挑不出,就是這狗糧吧, 有點噎人。葉傾嘴角抽了抽, 決定下次再問什么,就直接問舟舟, 反正金主大人戀愛腦,不管什么都會跟著。

“叔叔, 那咱們現在過去吧?!奔局壑燮诖目粗迨?。

叔叔笑了起來:“我叫人帶你們去, 我跟沈野還有合同沒簽, 等簽完就過去找你們?!?/p>

合同?季舟舟下意識的看向沈野,沈野的目光就沒從她身上離開過, 見她看自己, 臉上都亮起一個度。

“你鞋帶開了?!鳖櫨霑掏痰奶嵝?。

季舟舟忙低下頭, 鞋子上的蝴蝶結系得很結實,沒有一點散開的跡象。意識到自己被耍了后,季舟舟斜了他一眼,顧倦書望天,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

他這個岔一打,季舟舟一時間也忘了自己在想什么了,等和顧倦書一行人走在山間小路時,才想起剛才自己思考的事。

叔叔跟沈野有合同要談?她記得原文中,男主到了這一階段后,已經不再將注意放在小生意上,但凡合作必能讓他更上一步?,F在來看,叔叔這個人財力不一般,沈野既然來跟他談合作,想必也是大項目。

那么問題來了,男主起初是靠顧倦書的那些資源起來的,之后憑借自己的身份地位,認識了其他的商業大佬,得到了更進一步的合作。

而現在的沈野,顯然不具備認識其他商業大佬的機會,那么以他普通商業新貴的身份,是如何認識顧倦書的叔叔呢?

季舟舟越想越疑惑,總覺得好像有什么地方超出了原文邏輯的控制。

“別跟我說,你現在在想沈野?!鳖櫨霑谒赃叧聊税胩?,看著她臉上的表情變了又變,漸漸有些不滿了。

季舟舟頓了一下,這才發現褚湛和葉傾已經將他們甩在身后,他們一個拿魚簍一個拎小馬扎,慢悠悠的走在只有兩個人的小路上。

看顧倦書占有欲發作,季舟舟操心的嘆了聲氣,這傻子馬上就要被搞破產了,還在這里吃些亂七八糟的醋?;噬?,大清要亡了??!

“叔叔要跟沈野談什么合作???”沒辦法,想知道現在的情況,只能問這位了,總不能去找沈野吧。

顧倦書幽幽看她一眼,不說話了。

“問你話呢?!奔局壑塾行┲?。

顧倦書:“臉疼?!?/p>

“……你這是又想起來了是吧?!奔局壑坌绷怂谎?。

顧倦書默默往前走,走了幾步后突然開口:“據我所知,應該是城西那片地的開發?!?/p>

“城西?!”季舟舟一個激靈,差點驚叫出來,猛地想起沈野稱呼叔叔為李先生……

顧倦書奇怪的看她一眼:“你知道?”

“我哪知道這個,就是想起網上說,城西有家漢堡很好吃,所以有點心動?!奔局壑垭S口敷衍,“對了,來這么久,只知道叔叔姓李,他全名叫什么???”

“很重要?”

季舟舟無語:“當然重要,我總不能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吧?!?/p>

“李適山?!?/p>

這就對上了!沈野的勢力漸漸超過顧倦書后,終于引起顧倦書的警覺,于是漸漸將簽給他的項目收回,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正當這時,他無意間結交了李適山,說動李適山跟他合作,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

李適山這個人在文里只出現了兩次,在文里如掃地僧一般的存在,做生意全憑高興,欣賞沈野就多合作了兩次,沒想到就這么兩次,使沈野徹底穩固了在A市的勢力,也打破了顧家獨占市場份額的結果。

只是季舟舟沒想到,李適山竟然是顧倦書的叔叔,而他如果有一天知道,將顧倦書逼至絕境的人,是他親手培養出的白眼狼,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季舟舟心里的憂慮和焦躁,一時間被逼上了極點。因為她突然想到,不管是她拒絕幫沈野,還是顧倦書拒絕跟他合作,都等于改變劇情了,可不管怎么改變,沈野最終還是遇到該遇到的人,得到該得到的東西。

那是不是同樣代表著,不管她做什么掙扎,劇情最后都會將她推到同一個結局?

季舟舟心里發寒,腳步也虛浮起來。顧倦書看她臉色越來越差,頓了一下開口:“你不舒服……”

“??!”季舟舟驚恐的往旁邊退了一步,迅速反應過來后,仿佛什么都沒發現一般,先一步告狀,“你干嘛嚇我?”

顧倦書沉默片刻:“我就是跟你說話而已?!?/p>

“說話前能不能先打個招呼,就咱們兩個在這里,誰知道你是不是要嚇我,快走吧,沒有魚簍和馬扎,葉傾他們肯定不方便?!奔局壑叟骂櫨霑賳柺裁?,忙大步往前走,將他漸漸甩在身后。

顧倦書在她身后停頓一會兒,不緊不慢的跟了過去。如果他應該是看錯了吧,她眼底的恐懼,怎么可能是因為他才出現的。

她怎么可能怕他。

季舟舟這會兒心里亂糟糟的,走路也快了不少,自從剛才冒出那個想法,她突然很怕和顧倦書單獨相處。殺人犯啊,一意識到自己和他不管怎么要好,最后都可能演變成獵人和獵物的關系,她恐懼的同時又有些無力。

耳邊早已經出現水聲,路走著也越來越吃力,尤其是手里拿著小馬扎的情況下。顧倦書跟了過來,朝她伸出手:“馬扎給我?!?/p>

“干嘛?”季舟舟眨了眨眼。

顧倦書:“我幫你拿?!?/p>

“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季舟舟忙拒絕,拒絕完還不忘補充一句,“魚簍很沉吧,我沒有太多力氣了,不然也可以幫你背一下?!?/p>

顧倦書聞言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季舟舟心虛的別開臉,沒辦法啊,只要想到他們的關系,她才意識到,自己這段時間總是招惹他,如果他想計較了,說不定自己明天就要橫尸街頭了。

看來她以后得注意點了,不能再這么沒規矩,客氣著客氣著,就能漸漸疏遠了,這樣少了相處的機會,自己就不用擔心總是無意中得罪他。遠親近疏嘛,說不定自己給他的感覺反而會好點。

等第一部劇打開了市場,她的稿費漲一些,就先去別的城市租房子吧,只要能平平安安的活著,拮據點就拮據點吧。

季舟舟一邊想,一邊對眼前的顧倦書笑,笑得臉都僵了,對方還盯著自己一動不動。正當她要撐不下去時,顧倦書微涼的手覆在了她的額頭上,喃喃一句:“沒發燒啊?!?/p>

“……”

“舟舟!倦書!你們快點!”葉傾在河岸邊催促。

“哦好!來了!”季舟舟忙應一聲,急急忙忙抱著馬扎過去了。

顧倦書停在原地,沉思季舟舟為什么沒有還嘴,想來想去沒有得到個結果,只好默默跟了過去。

“顧先生,你坐這邊?!奔局壑蹖ⅠR扎擺成一字型,拍了拍最左邊的位置。

顧倦書臉色漸緩,坐在她安排的位置上,還沒說話,就看到她徑直朝最右邊的位置走去,由于每個馬扎之間都隔了一段距離,兩個人瞬間連看到對方都費勁了。

“……”

季舟舟怕顧倦書換位置,趕緊將漁具擺到他面前,殷勤的樣子叫人挑不出半點錯。葉傾看她幫顧倦書又是綁魚鉤又是撒魚餌,而自己卻什么都要做,忍不住酸溜溜:“談戀愛了不起哦,有女朋友了不起哦?!?/p>

褚湛的目光在那邊兩個人身上轉了一圈,似笑非笑的看了葉傾一眼。有女朋友到底是不是了不起,他不是很清楚,但他非常清楚的是,葉傾如果再這么沒眼色下去,恐怕就要被自然淘汰了。

季舟舟笑笑,幫顧倦書都處理妥當,正要回自己位置時,被顧倦書抓住了手腕。她肌肉一僵,隨后不動聲色的放松下來:“怎么了顧先生?”

“你到這邊坐?!?/p>

“我那邊已經撒了魚餌了,得趕緊過去?!奔局壑蹧]有要坐下的意思。

顧倦書不放手,季舟舟頓了一下,只好席地坐在他旁邊,好在他們在大石頭上,地上沒有什么塵土。

“你從剛才開始,就很不對勁?!鳖櫨霑S意擺弄魚竿。

季舟舟心里一驚,面上不動聲色:“哪里不對勁了?”

顧倦書手上的動作一停,平靜的看向季舟舟。季舟舟咽了下口水,有些垂頭喪氣:“好吧,我承認有一點?!?/p>

顧倦書沒有說話,安靜等著她的后續。

果然,季舟舟嘆了聲氣:“我就是這兩天老是看到沈野,心情有點復雜?!彼廊绻约哼@個時候就算不承認跟沈野有關,他也不會相信,干脆半真半假的摻著說。

顧倦書的眼神迅速涼了下來。

“但是你放心,我對他已經沒有任何感情,也不會再吃回頭草,更不會幫他做什么,”季舟舟保證三連,接著才故作憂傷,“我就是覺得有些復雜,你等我調整一下就好了?!?/p>

“要多久?”

“嗯?”季舟舟眨了眨眼,才知道他是在問自己,需要調節多久,她想了一下,做下保證,“五分鐘就好?!?/p>

再多就好像她很在意沈野一樣,萬一以后沈野的黑鍋再給她背怎么辦。

顧倦書盯著她看了許久,默默扭頭看向河面:“那你現在開始吧?!?/p>

“……哦?!边@一關總算是過了,季舟舟松了口氣。

沒等五分鐘,顧倦書的魚浮突然動了,季舟舟瞬間忘了自己要調節的事,興奮的站起來:“顧先生!快快拉!”

顧倦書掃了她一眼,見她所謂的心情復雜,這么容易被動了的魚竿就攪碎了,唇角輕輕浮起一點弧度:“急什么,釣魚不能立刻拉上來的?!?/p>

“那現在要干嘛?”季舟舟釣魚的經驗也有限,一般都是給朋友綁魚鉤的角色,這會兒一聽顧倦書經驗老道,立刻虛心請教。

顧倦書扶住魚竿晃了兩下:“要等它游累了,再釣上來,免得它半路掙脫了?!?/p>

“哦,”這個理論她早就聽過,還以為有別的道理,但還是順口夸獎,“顧先生真厲害?!?/p>

旁邊的葉傾和褚湛聽到他們這邊釣到了,也跟著過來看熱鬧,見顧倦書遲遲不拉魚鉤,葉傾忍不住提醒:“可以釣上來了吧?!?/p>

“不急?!鳖櫨霑鴥叭灰淮呷?。

葉傾看向水面:“可是這條魚應該不大,沒必要這么遛吧?”

“誰說的,肯定很大?!鳖櫨霑喈斪孕?。

葉傾還想說什么,直接被褚湛捂住了嘴,只好閉嘴跟季舟舟褚湛一起盯著水面,等待顧倦書釣上來的瞬間。

顧倦書覺得火候差不多了,起身一甩桿,突然覺得重量和他想的不太一樣,不等疑惑,一條只有他食指長的魚被釣了上來。

空氣瞬間安靜下來,就連林間的風都不愿動了。

“噗……”葉傾笑出聲后,忙捂住嘴溜回自己的位置,褚湛也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溜達著離開了。

剩下的季舟舟跑都沒法跑,憋了半天后擠出一句安慰的話:“我覺得已經很大了,真的,他們連這樣的都沒釣到,顧先生已經很棒了?!?/p>

她不夸還好,一夸顧倦書的表情都奇怪了,半晌問:“你在諷刺我?”

“……沒有?!?/p>

“就是在諷刺?!鳖櫨霑绷怂谎?,將這件事下了定論。

季舟舟反思一下,發現就自己之前的表現而言,難怪顧倦書最后會毫不留情的殺了她??磥硪院笳娌荒芊潘亮税?,季舟舟再一次提醒自己。

顧倦書重新放餌料,這一次不再夸???,默默釣自己的魚,很快就釣了一條大的上來,跟季舟舟合理將魚抓住了。

葉傾和褚湛那邊也陸續釣了幾條,等叔叔和沈野他們出現時,魚簍里已經滿了。

季舟舟瞄了一眼李適山三人的表情,見他們眼中皆是愉快,尤其是李柔柔,得意幾乎要抑制不住,她就知道,他們的合同恐怕已經簽了。

季舟舟心情又低落了,顧倦書頓了一下,默默用身軀擋住她往那邊看的視線。

“你們釣的魚不錯,燉湯肯定好,”叔叔笑道,“這山上也有蘑菇野菜之類的,這樣吧,待會兒咱們分頭摘一些,等回去一起交給大廚,做頓原滋原味的飯菜怎么樣?”

剩下的都是小輩,自然都同意了,叔叔剛要繼續說,管家就匆匆跑來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就等在一邊。

叔叔嘆了聲氣:“我一個朋友來了,等我去見一下,我看這魚還不夠,倦倦你們再釣一些,蘑菇的話去林子里就能摘了,你們先玩著,咱們午飯的時候再見吧?!?/p>

“嗯?!鳖櫨霑c頭答應。

叔叔又看向沈野:“小沈,你看……”

“顧先生都留下釣魚了,我哪敢什么都不做,我和柔柔去找野菜吧,也算是出份勞力?!鄙蛞巴嫘Φ恼f。

叔叔點了點頭,帶著管家走了,本就不熱的氣氛頓時冷了下來。

顧倦書垂眸盯著水面,像之前一樣,將沈野視作無物。沈野笑笑,仿佛沒有看出他的冷淡,轉頭對季舟舟道:“舟舟,你留在這里也沒意思,要不要跟我和柔柔一起去找野菜?”

“我不認識野菜,去了也幫不上忙?!奔局壑弁泼?。

沈野頓了一下:“我可以教你?!?/p>

“還是算了吧,我不喜歡干活?!眲e說本來就不愿意跟他牽扯,就算是愿意,也不可能當著顧倦書的面跟他走,嫌自己活得太長了嗎?

沈野強忍住內心再次涌現的痛苦,勉強笑了一下:“好,那你留下休息,我跟柔柔去?!?/p>

旁邊的李柔柔死死掐住手心,悶不做聲的跟著沈野往林子走去。等兩個人的背影消失后,顧倦書突然抬手摸了摸季舟舟的頭發。

“干嘛?”季舟舟往后仰了一下,避開他的手。

顧倦書看了她一眼:“很乖?!?/p>

“?”

季舟舟想了半天,才明白‘很乖’兩個字是對她拒絕沈野的評價,無語的感覺再次翻涌。她算是看出來了,原女主恐怕就是被他這種莫名其妙的占有欲害死的。

林子里,李柔柔看著心不在焉的沈野,終于控制不住了:“沈野哥哥,你最近是怎么了?”

“嗯?”沈野微微回神。

李柔柔眼眶紅了起來,咬唇站在他面前:“你為什么這么反常?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對我忽視了那么多,卻對舟舟姐……你是不是喜歡上她了?”

“你也覺得我很反常吧?我也是這么覺得的?!鄙蛞霸俅问?,顯然只聽了她前半句話。

李柔柔眼淚掉了下來:“為什么不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歡季舟舟了?”

沈野頓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不耐煩:“這不是你該管的事?!?/p>

說完,他就往前走去,山上的蘑菇是野生的,味道應該很鮮,他想多摘一些,讓舟舟嘗嘗。

李柔柔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忽略自己,這段時間積攢的委屈終于爆發,她猛地轉身,對著沈野的背影哭叫:“你怎么可以這樣?!我喜歡你那么久,你怎么可以喜歡上別的女人?”

沈野一頓,眼底閃過一絲迷茫。

“我喜歡你啊沈野哥哥,你不要喜歡季舟舟好不好,”李柔柔哭著靠近,從身后抱住了他的腰,“哪怕喜歡別人,也不要喜歡她好不好,你之前不是說過嗎?對她只是利用,不可能喜歡上她的,她只是我們過好日子的踏腳石不是嗎?”

沈野猛地一顫,一把甩開了她的手,眼底染上一層薄怒:“你胡說什么,舟舟才不是踏腳石,我只當你是妹妹,沒想到你竟然對我有這種心思!”

他說完又停了一下,發現自己竟然對她的真實想法并不驚訝,好像很久之前就知道了一般,可他在今天之前,確實是一點都不知道的。

“這段時間我會幫你聯系留學機構,你出去一段時間吧,什么時候調整好了,什么時候再回來,至于別的,我不希望你再想不該想的?!鄙蛞暗穆曇舴褐湟?,想到舟舟之前對她掏心掏肺,她卻有這種齷齪的心思,心里就一陣惡心。

李柔柔第一次見到他對自己露出惡意,一時間不知該怎么反應,怔愣半晌后,她突然爆發:“然后呢?你把我送走了,是不是就要把季舟舟接回去了?”

沈野陰鷙的看她一眼,但沒有否認,顯然是這么想的。

李柔柔心里恨到極致,眼淚也掉得更加厲害,顫抖的走到沈野面前卑微請求:“她不會跟你走了,她現在移情別戀了,她早就不干凈了,從里到外都被顧倦書……”

“閉嘴!”

“他們肯定什么都做過了,沈野哥哥你不要騙自己了,那個女人就是個人盡可夫的女人,不管是誰,只要有人養著她,她就愿意……”

啪!

李柔柔的臉偏向一邊,表情空白一瞬,這才顫著捂住自己的臉,聲音都啞了:“沈野哥哥,你打我……”

“以后別讓我聽到你再說這種話,不管舟舟跟過幾個男人,她在我心里,永遠都是最干凈的,永遠是最重要的女人?!鄙蛞把劬Χ技t了,話說出口后他自己都愣了一下,腦子陣陣的疼痛,好像有什么要沖出來了一樣。

李柔柔腳下一軟,差點摔在地上。半晌她輕笑一聲,聲音里透著瘋狂:“可是她不要你了,她現在喜歡的人,不會把她送給別的男人,那個男人不管是家世還是本事,都遠勝于你,她不會回來了?!?/p>

“她會的,顧倦書注定是我的手下敗將?!比绻侵?,沈野絕不敢這么說,可現在的他,就是這么堅定的相信。

他的這份篤定,更是傷害了李柔柔,李柔柔擦了擦眼淚,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我剛才情緒有些崩潰,抱歉?!?/p>

沈野深深的看她一眼,李柔柔勉強笑笑,跌跌撞撞的朝另一個方向走了,沈野本來想追,但還是停了下來,腦子里一直有一個聲音告訴他,要多摘些蘑菇,因為舟舟愛吃。

李柔柔跑了很久,到了一處懸崖時腳一滑,差點摔了下去,最后抓住了旁邊的樹枝才控制住身體。她狼狽的坐下,盯著懸崖下湍急的河流,覺得如果被沈野哥哥送走,還不如就這么跳下去的好。

時間漸漸到了中午,正當李柔柔越來越絕望、恨不得一死了之時,身后突然傳來腳步聲,她頓了一下沒有回頭。

“走吧,該回去了?!鄙蛞暗穆曇魪纳砗箜懫?。

李柔柔眼睛一紅,還沒哭出來,就聽到沈野再次開口:“收拾一下自己,不要掃別人的興,如果你還要鬧,那就別怪我以后不準你回國了?!?/p>

李柔柔一顫,扶著樹站了起來,沈野看著她紅腫的眼,微微心軟了,朝她伸出手:“走吧?!?/p>

李柔柔看著他的手,第一次沒有悸動的感覺,但還是牽了上去。

另一邊,葉傾看著滿滿的魚簍,興奮的大呼小叫,季舟舟也開心,她還是第一次收獲這么多,沒事就想去摸摸魚簍,但被顧倦書攔了下來。

“腥?!鳖櫨霑o出解釋。

季舟舟聞了一下他身上,想說他更腥,但想到自己要謹言慎行的事,忍了忍沒說出來。

然而她的眼神表現出來了,顧倦書抬起胳膊聞了一下,不說話了。

“當然我也沒嫌棄你的意思,”季舟舟為表自己真心,鼻尖在他胳膊上蹭了一下,“不腥,香的?!?/p>

顧倦書頓了一下,臉別向一邊,耳朵漸漸紅了起來。他怎么覺得,今天的季舟舟好像很奇怪。

葉傾做了一個干嘔的表情:“還沒吃飯呢,怎么就飽了?”

“可能是你胃出了毛病,摘了就好了?!瘪艺恳粋€人搬魚簍,這會兒一點好臉色都沒有。

葉傾趕緊去幫忙:“我就是一會兒沒來幫忙,也不用這么咒我吧,倦書跟舟舟不也沒來嗎?”

“你叫他們過來???”褚湛似笑非笑。

葉傾愣了一下,訕訕笑了起來。讓金主干活他可不敢,舟舟就更不用說了,自己剛才只是讓她幫忙扶一下魚竿,就被顧倦書用‘你涼了’的眼神看了半天。

誰也不敢使喚,只能靠自己了,葉傾唉聲嘆氣的跟褚湛扶好筐,一抬頭就看到沈野和李柔柔從林子里出來,手上還拎了滿滿一袋子的野菜和蘑菇。

“沈先生,過來幫個忙唄?!比~傾見有免費勞動力來了,立刻招呼他。

沈野愣了一下,臉上浮起一個笑,過來幫他將魚簍抬了起來:“你們釣了這么多?”

“你摘的野菜也不少,今天可以飽餐……李小姐,你這是怎么了?”葉傾看到李柔柔臉上的紅印和紅腫的眼睛,沒忍住問了一句。

他這一聲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李柔柔忍著所有人的探究,強裝無事:“別提了,我剛才在林子里不小心摔倒了,就成了這樣?!?/p>

摔一下能在臉上摔出這種痕跡?恐怕是被打了,季舟舟眉頭微挑。

在原文中,男主可是相當疼李柔柔這個‘妹妹’,走到哪里都帶著她,從來沒有對她說過一句狠話,直到女主死前最后一次見他,他還在因為李柔柔的誣陷,狠狠罵了女主一通。

要不是后來女主死后,男主的情商突然回歸,發現只有女主才是世上唯一的小白兔,自己從頭到尾都被李柔柔騙了,恐怕故事結尾李柔柔連報應都不會有。

正因為對原文情節記得清楚,季舟舟才覺得奇怪,這兩個人這個時候又沒有什么阻力,不該是感情最好的時候嗎?為什么還會發生這么大的爭執?

直到一行人回到住處,直接去了餐廳等著,餐廳里早已經備了糕點,就等著他們回來后可以先補充一下體力。季舟舟都沒想明白,尤其是嘴里被顧倦書塞了一塊蛋黃酥后,她更是沒了思考的能力。

真好吃啊。

季舟舟的腮幫子立刻動了起來,樣子像極了倉鼠,一邊嚼一邊看著顧倦書,思考要不要禮尚往來喂他一個,畢竟這位隨時可能因為她對他的疏忽黑化。

顧倦書看著她把蛋黃酥吃下去,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看來沒毒?!闭f完就自己拿了一個,坐到沙發上慢慢吃了起來。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在桌子上的糕點中選了一個,走到他身邊坐下:“顧先生,這個看起來也很好吃,你要不要嘗嘗?!?/p>

顧倦書盯著糕點看了三秒:“這個是你沒嘗過的?!?/p>

“?”

“你要我替你試毒?”顧倦書直勾勾的盯著她。

季舟舟臉上掛起一個假笑:“怎么會呢,您真是誤會我了呢?!焙每上?,小心思被戳破了。

“那你為什么不先嘗嘗?”顧倦書不緊不慢的追問。

季舟舟忍住要翻白眼的沖動,拿著糕點咬了一口:“幫您試過毒了,我再去給您拿一個?”

顧倦書見她這么聽話,眼底閃過一絲遲疑,從剛才去釣魚,就開始有的奇怪感又浮現出來,他面上沒什么反應,直接把季舟舟咬了一口的糕點拿了過去:“我吃這個就好?!?/p>

季舟舟心里冷笑一聲,走出好遠才敢嘀咕一句:“神經?!?/p>

李柔柔回房間了,沈野一個人坐在角落里,看著季舟舟和顧倦書自然的相處,身體里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不應該是這樣,哪怕事實擺在眼前,他也覺得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季舟舟站在桌前吃了會兒糕點,突然覺得肚子疼,心想該不會是真有毒吧?然而肚子傳來的感受,讓她沒有去質問顧倦書,而是捂著肚子跑洗手間了。

顧倦書看她匆匆離開頓了一下,想到她去干什么后失笑,覺得自己這下可能要被她在心里罵了。

坐在他身邊的葉傾好奇:“你在笑什么?”

“要你管?!鳖櫨霑鴳醒笱蟮目此谎?,又變成了萬事不經心的大少爺。

葉傾噎了一下,默默離他遠了些,拒絕跟他再交流。幾個人等了會兒餐,已經吃個半飽的褚湛抬頭巡視一圈,一臉莫名:“怎么就咱們三個了,人呢?”

顧倦書猛一抬頭,角落里的沈野不知道什么時候離開了,他的眼神一涼。

洗手間里,解決了人生大事的季舟舟洗了洗手,推開門就看到沈野在外面,她愣了一下,跟他點了點頭后徑直往前走。

“我今天晚上就要走了,能和你聊聊嗎?”沈野壓急切的抓住了她的胳膊。

季舟舟皺眉看向沈野抓自己的手,沈野立刻放開,用自己都沒發覺的哀求語氣說:“只聊兩句,我是真的有事要告訴你?!?/p>

遠處站在餐廳門口的顧倦書,看到沈野糾纏季舟舟后眼神一涼,身后跟過來的褚湛嘖了一聲:“你不過去看看嗎?”

顧倦書立刻抬腳往那邊去,充滿怒氣的背影讓褚湛毫不懷疑,他到那邊會給沈野一拳。

洗手間門口。

“我覺得我們已經沒什么可聊的了,沈先生,就讓我們兩不相欠好嗎?”季舟舟無奈,這人就不能死心嗎?

沈野抿唇:“我們兩個在一起這么久,怎么可能兩不相欠……”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奔局壑哿⒖檀驍嗨脑捦白?,不想再搭理他。

沈野聲音猛地提高:“是關于顧倦書的事,你確定不要聽嗎?”

季舟舟腳下沒有一絲停頓。

“你必須離開他,否則你可能會死,他會殺了你!”

季舟舟腦子轟的一下變得空白,整個人都僵在原地,半晌才面無表情的回頭,控制自己的聲音不要發顫:“你這是什么意思?”

沈野抬頭,看到朝這邊走來的顧倦書,他頓了一下壓低了聲音:“這里不方便說,你跟我來?!?/p>

季舟舟遲疑一瞬,還是跟了過去。在她身后的顧倦書猛地停了下來,盯著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半晌,他垂下陰郁的眼眸,轉身朝餐廳走去。

心里還在想各種可能的季舟舟跟著沈野去了角落,見他還要往外走,就出聲阻止:“就在這里說吧,我還有事,你快點?!辈荒茏岊櫨霑浪蜕蛞八较乱娒?,她得在他發現之前回去。

沈野看著她的臉,突然平靜下來:“我這段時間反復做一個夢?!?/p>

季舟舟眼皮一跳,感覺情況要徹底失去控制了。

“舟舟,我夢見你了,”沈野輕笑一聲,眼眶漸漸濕潤,“夢里的你,從來沒有變心……”

※※※※※※※※※※※※※※※※※※※※

來晚了來晚了,本章前一百都有紅包,賠罪!明天就讓李柔柔下線,沈野暫時消失!

喜歡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請大家收藏:(www.hvjmct.live)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最新章節 -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全文閱讀 -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txt下載 - 山有青木的全部小說 -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王牌狙擊之霸寵狂妻、他的偏執欲、愛殤(gl)、小太太、刺青、穿成七零嬌嬌女、重生八零錦繡軍婚、嬌寵八零、殺遍娛樂圈、設計師、全娛樂圈都在等我們離婚、重生豪門:宮少寵妻太兇猛、小甜蜜、橘子汽水、偏執寵愛、愛情高級定制(原名戀愛才是正經事)、紅塵滾滾滾、暗格里的秘密、我是女炮灰[快穿]、小夜曲、不及你甜、重生成偏執大佬的心上人、鵝掌、全民女神是學霸[穿書]、回到1981、她唇角微甜
完本推薦: 職業替身全文閱讀、細腰全文閱讀、她那么軟全文閱讀、怎敵她千嬌百媚全文閱讀、重生之超級戰艦全文閱讀、芙蓉帳暖全文閱讀、女配又嬌又軟[穿書]全文閱讀、經久全文閱讀、七界武神全文閱讀、皇家小嬌娘全文閱讀、帝凰之神醫棄妃全文閱讀、一覺醒來聽說我結婚了全文閱讀、鋒神傳奇全文閱讀、他的偏執欲全文閱讀、湯家七個O全文閱讀、她和年級第一我都要全文閱讀、侯門風月全文閱讀、天生富貴命全文閱讀、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全文閱讀、穿成男主的出軌原配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最強邪醫、快穿之向反派送上軟妹、絕世神帝、醫妃駕到:邪王快跑、花都至尊狂醫、都市巔峰高手、毒妃輕輕撩:王爺請上座、十殿決、穿越財富人生、總裁爹地不好惹、快穿之大佬的心尖、斗羅活久見、盛婚豪門之愛妻養成、新婚嬌妻寵上癮、二次元之刁民系統、極品全職高手、萬古劍神、豪門第一寵:老婆不好追、老婆今天又失蹤了、神脈至尊、開局一個小乞丐、鄉野小神醫、權驚天下:豆蔻王妃太逆天、逆天小農民、血影誅天、風雨孤城、龍神斗尊、絕寵凰后:冷帝傍上身、強勢鎖婚:總裁追妻太難逃、從現在開始當渣男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最新章節手機版 -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全文閱讀手機版 -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txt下載手機版 - 山有青木的全部小說 - 穿成豪門男配的金絲雀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