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1750章:患難見真情

第1750章:患難見真情

“嘭!”

楊松這邊剛罵完,刀疤男上來就是一腳直接踹在了楊松的臉上,隨后青年也加入了毆打楊松的陣容,兩個人對著楊松一頓拳打腳踢。

“別打他的臉,現在他那張B臉還有點用……”一旁的孫磊笑著提醒道。

五分鐘后,刀疤男跟青年停手,楊松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笑著問道:“就這點能耐?”

“我草的,你這個B嘴真是欠打!”

刀疤男咬著牙還要接著打楊松,但是被孫磊給制止住了。

孫磊走到楊松的身邊,拍了拍楊松的臉說到:“我今天有正事,沒空跟你扯犢子……”

“你最好弄死我,要不然別讓我逮到機會我告訴你,我弄死你……”楊松咬著牙罵道。

“放心,我不弄死你,我弄死你,誰救你媳婦??!哈哈……”孫磊的笑容格外滲人。

“我媳婦人呢?”楊松低著頭問道。

“能好好聊天了不?”孫磊整理了一下衣服,平靜的問道。

楊松看著孫磊,目無表情,而且一句話也不說。

“你想見你媳婦可以,但是我問你能不能好好跟我說話!”孫磊高聲喝問道。

“能!”

掙扎了半天的楊松,在孫磊說出錢柔以后終于選擇了認慫!

孫磊聽見楊松說能以后笑了笑,然后接著說到:“我今天把你弄過來不是想打你一頓,就是想讓你幫我辦點事,不知道能不能談談?”

“我想見我媳婦!”楊松一邊說話一邊往廠房望去,試圖尋找能夠藏人的地方,但是無奈廠房實在是太大了,楊松根本沒法確定這幫人把錢柔藏在了哪里。

“先說事后見人!”孫磊干脆的說道。

“你當我傻啊我問你,你先讓我看見我媳婦,我再跟你談事!”楊松倔強的喊道。

“嘭”

孫磊一拐棍懟在了楊松的肚子上,隨即撇嘴說道:“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談條件!”

“我……我見不到人,我什么都不會答應你的!”楊松捂著肚子,半彎著腰聲音虛弱的回答道。

“草擬嗎的?!睂O磊無語的罵了一聲,隨后扭頭沖著中年人喊道:“把那個娘們帶上來!”

“這個……”中年人有些猶豫。

“讓你去你就快點去!”孫磊煩躁的跺了跺拐棍,大聲喊道。

“好!”中年人點了點頭,隨后直接奔著廠房走去。

半分鐘后,中年人拽著面容憔悴精神恍惚的錢柔走了回來。

“老公!”

錢柔看見楊松以后,立馬就有了精神,聲嘶力竭的喊道。

楊松看著錢柔,一句話也沒有說,死死的咬著嘴唇,但是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老公,你怎么來了??!”

錢柔哭泣著沖著楊松喊道。

楊松緩緩的走向錢柔,但是被刀疤男還有青年給攔住了,楊松瞪著眼睛嘶吼道:“別攔著我,我要看我媳婦!”

孫磊聽到這話沖著刀疤男擺了擺手,示意不用攔著。

“媳婦,我來晚了!”

沒了阻攔的楊松上前一把抱住錢柔,這對苦命的鴛鴦緊緊相擁,此時的淚水已經不能夠表達兩個人情緒。

相思苦,離別愁,愿為紅顏斬斷頭。

“老公,你怎么才來??!”錢柔死死的抱著楊松,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

這么些天的恐慌,這么些天的害怕,終于在見到楊松的那一瞬間爆發了出來。

“媳婦,媳婦,對不起!我來晚了!對不起!”楊松則一直不停的認錯,這個時候的楊松似乎除了認錯也做不了別的了。

“老公,你是來帶我回家的嗎?”錢柔擦了擦眼淚,面帶微笑的沖著楊松問到,這個可憐的女生以為前幾天的噩夢終于要結束了。

“媳婦,他們沒把你怎么樣吧?”楊松眼神躲閃不敢正面回答錢柔的問題。

“沒有,老公咱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錢柔接著問到。

“媳婦……”楊松咬著嘴唇實在是不知道怎么把下面的話說出口,現在他的心里除了愧疚就還是愧疚。

“老公,你什么意思???”錢柔看著楊松的樣子,瞬間有種不祥的預感,聲音有些憤怒的喊到。

“媳婦,我現在還不能帶你回家,你在等等我好不好……”

“楊松,你說什么?”錢柔滿臉的不可思議,慌亂的搖晃著腦袋。

“媳婦,你聽我說……”楊松連忙解釋,但是孫磊根本沒給他這個機會。

“帶走吧!”

孫磊一擺手刀疤男直接強行將兩個人拉開。

“別拉我!”楊松撕心裂肺的沖著刀疤男喊到。

“你別給臉不要臉啊我告訴你!”青年直接把口對準了楊松腦袋。

“老公!”被刀疤男拖拽著的錢柔一邊流淚一邊沖著楊松祈求道。

“媳婦,你等著我??!”

“嗚嗚嗚!”此時錢柔的嘴巴已經被堵住了,她說不出話,只能讓自己發出哽咽的聲音。

但是楊松可以從錢柔的表情上感覺到她究竟有多么害怕,有多么恐懼。

……

楊松靜靜的看著錢柔消失在自己的視野當中,平靜的留著眼淚,久久無語。

“啪啪啪!”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掌聲突兀的響起。

“精彩!還真是感人??!”

孫磊一邊拍手一邊看著楊松笑到。

“……”楊松扭頭咬著牙看著孫磊。

“人你也見了,現在可以談談正經事了嗎?”孫磊歪著腦袋沖著楊松問到。

“你想讓我做什么?”楊松嘴唇顫抖的問到。

“什么都能做嗎?”孫磊笑著反問。

“只要能救我媳婦!”

“爽快!”孫磊拍了拍手,隨后從懷中掏出了一小瓶藥水扔到了楊松的手里。

楊松接過藥水以后愣了一下,隨后看著孫磊冷漠的問到:“啥意思?”

“這里面是蛇毒,一滴就能毒死一頭牛,咋樣厲害不?”孫磊一邊抽煙一邊似笑非笑的問到。

“……”楊松瞪著眼睛看著孫磊,一言不發,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孫磊想要做什么。

“這個東西你拿走,三天內后宮所有人消失,你把你媳婦帶走,三天后他們要是不消失,你媳婦消失,明白嗎?”孫磊看楊松不說話接著說到。

楊松聽完孫磊的話沉默了能有半分多鐘,隨后紅著眼珠子撕心裂肺的喊到:“我操!”

“哈哈,絕望嗎?”孫磊大笑。

“你會不得好死的你知道嗎!”

“我死之前也得看著葉寒死在我的面前!”孫磊的目光突然變得陰暗了起來,隨后面部表情猙獰的接著說道:“當然了,你也可以選擇不幫我,兄弟媳婦到底哪個重要你自己入選……”

“為什么是我?為什么是我?你告訴我為什么是我!”楊松突然變得瘋狂了起來,拽著孫磊的衣領嘶吼道。

“沒有為什么……”孫磊隨意的甩開楊松,然后大步走向廠區里面。

“我操啊……”楊松躺在地上目光呆滯的看著天空,現在我覺得任何語言都沒辦法描述他此時此刻的心情,人命掌握在他的手中,除了絕望,好像更多的是掙扎,是矛盾!

孫磊等人走后,刀疤男他們也跟著走了回去。

“磊哥,不用管了嗎?”中年人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楊松。

“等會給他送走……”孫磊心情不錯,因為他感覺楊松肯定會選擇錢柔而放棄我們,這是一種對人性最**裸的理解。

今天的天氣并不想電視劇里面表現的那樣陰暗,那樣陰雨連綿,相反的今天的陽光很足,足的有些刺眼。

躺在陽光下的楊松覺得自己是這樣的陰暗,這樣的丑陋。

他真的沒辦法選,一邊是兄弟,一邊是媳婦,誰能告訴他哪個才是正確的答案!

自古忠義兩難全!

半個小時后,楊松被刀疤男帶回到了最開始的地方,一路上楊松宛如行尸走肉,根本就失去最原始的本能。

……

另一頭,楊松離開后,孫磊直接撥通了趙三的電話號。

“完事了嗎?”趙三接過電話以后直截了當的問到。

“完事了……”

“情況怎么樣?”

“應該沒啥問題……”孫磊摸了摸嘴巴子回答道。

“那就行,家那邊你多上點心,別再出什么叉頭了……”趙三還是有些不太放心的囑咐道。

“放心吧,家這邊沒啥問題了,就等著收網就行了,你那邊怎么樣?”孫磊信誓旦旦的擔保了一下。

“我剛下船,正在往公司的路上……”

“對面想談嗎?”孫磊猶豫了一下問到。

“談了B,直接開火,不用整臺詞!”此時趙三就好像年輕三四十歲一樣,說話霸氣無比,雖然聽著可能感覺有點不走大腦,但是卻也表現出了他強硬的一面。

到了趙三這個年紀,為人處世肯定逐漸趨于圓滑,他們遇事的第一反應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這次趙三不同,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這樣下去了,有的時候你的退步在別人的眼里就是軟弱,所以他這次選擇了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段解決問題。

“那行,你那邊注意點啊,畢竟不像原來了……”孫磊沉默了半天,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好!”

趙三答應了一聲然

晚上八點,后宮酒吧內。

“楊松呢?這傻逼干啥去了?”劉瑞嘴上叼著根牙簽晃晃悠悠的走進了我的辦公室。

“我還天天替你看著他???”我白了劉瑞一眼,隨后接著看著電腦屏幕上的轉賬信息。

“艸,什么JB老板當的,連員工去哪你都不知道嗎,趕緊下臺得了……”劉瑞磨磨唧唧的走到了我的身邊,說話的語氣非常的不滿,然后用自己的小眼睛瞥了一眼電腦屏幕,隨后瞪著眼珠子喊道:“,你挺有錢??!”

“還行吧……”我隨口回了一句,然后拿起桌子上面的手機給魏義文撥了過去。

“葉子,咋了???”魏義文很快接聽了電話,大大咧咧的問道。

“錢到了,你給我個卡號我給轉過去……”我看著屏幕上面的信息,略顯心疼的說到。

“這么速度???”魏義文笑了笑。

“早弄完早省心?!蔽掖炅舜昴樀白悠v的回了一句。

“那行,一會我給你發短信……”魏義文愣了一下后說道。

“好!”我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

“操的,這一天真難受……”放下電話以后,我直接癱瘓在了椅子上,緊緊的閉著眼睛一句話都不想說。

一旁的劉瑞傻了吧唧的嚼著牙簽,直勾勾的看著我。

“你瞅啥???”我睜開一只眼睛不耐煩的看著劉瑞問道。

“這錢是干JB啥的???”劉瑞摸了摸鼻子問道。

“收拾趙三的……”我嘆了口氣回答道。

“艸,成本是不是大了點???”劉瑞有些無語。

“沒付出哪里來的回報,能不能成事就看著一把了……”我一邊說話一邊拿起了手機,因為我知道魏義文的賬號給我發過來了。

“葉子,你可想好啊,這錢可不是小數目,這要是打水漂了,咱們幾個這輩子可能都費勁能緩過來了……”劉瑞還有些擔心。

“魏義文的思路都給我捋順了,應該沒啥問題……”

“你就這么信任魏義文他們?咱們一共才認識幾天??!”劉瑞突然攔住了我放在鍵盤上面的手,因為他知道我要轉賬了。

“我不是信他們,我是信龍哥……”我抬頭回了一句。

“龍哥也得謹慎點吧!你什么時候變得比我們還沖動了!”劉瑞看著我一臉的不可思議,他現在根本沒辦法了解我賭徒一樣的思維,那么多錢說給別人就給別人了?

“不是我沖動,這錢都是我借的,我比你還擔心它會怎么沒你明白不?”我煩躁的扒拉開劉瑞的手。

“你借的跟我借的有什么區別!這事你跟我們商量了嗎?”劉瑞情緒突然變得激動了起來,瞪著眼珠子沖我喊道。

“商量什么?”我愣了一下,歪著腦袋問道。

“啪!”劉瑞被我問的有些說不出話,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煙盒,給自己點著了一根。

“這點還用商量嗎?咱們要是想給小豬明達報仇,拿下趙三是最快的一條路,而現在機會就在我的眼中,我告訴我我怎么商量!這時候誰能攔著我你告訴我!”

劉瑞看著我突然不說話了,大口大口的抽著煙,一根煙三口兩口就直接被抽沒了。

“艸!”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后直接推門而出。

我看著劉瑞的背影,心里頭感覺就像翻江倒海一樣,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反正就是感覺很累很累。

三分鐘后,電腦屏幕上出現了四個大字:“匯款成功!”

我疲憊的拿起電話給魏義文打了過去。

“錢到了嗎?”我低聲問道。

“到了?!?/p>

“那沒事了……”

說著我就準備掛斷電話,但是魏義文連忙喊道:“葉子!”

“咋了?”我愣了一下反問。

“你別太累了,這錢叔肯定不能讓你白花!”魏義文語氣十分肯定的說到。

“呵呵,沒事叔,你放心的整吧!錢的事我老操心!”我咧嘴笑了笑。

“那就行!”

“掛了??!”

“恩?!?/p>

說完我跟魏義文結束了通話,就在我掛電話的時候,我突然看見了手機屏幕上面蘇穌的照片,不知道為什么每次當我看見蘇穌的照片以后我都感覺自己心里突然就好像一陣涼風吹過一樣,很舒服,很安逸。、

我的雙手仿佛不由自主的撥通了蘇穌的電話。

“媳婦干啥呢???”蘇穌接過電話以后,我賤了吧唧的喊道。

“哎呦,這誰啊這是!”蘇穌陰陽怪氣的回了我一句。

“我是你老公啊還我是誰!”

“滾,本小姐單身,給我打電話啥事?”蘇穌語氣挺沖的問道。

“沒啥事我就是想你了……”

說完這句話我感覺我自己都有點受不了了,實在是太肉麻了!

“……”蘇穌那邊突然沉默了。

“喂?你咋不說話了???”我感覺有些不對勁連忙問道。

“沒事,我以為你都把我忘了呢……”

蘇穌的語氣略顯傷感,也不怪人家這么說,我這段時間確實沒怎么聯系她,因為事實在是太多了。

“我這段時間比較忙……”我摸了摸鼻子尷尬的解釋了一句。

“忙挺好的!”

蘇穌說話的語氣不咸不淡,我也沒辦發揣摩她具體是什么意思,只好笑著問道:“出來見一面???”

“行啊,你定地方!”蘇穌爽快的答應了我一句。

“那我現在就去接你?”一聽蘇穌答應了我連忙站了起來一邊穿衣服一邊往外面走。

“不用了,你把地址告訴我嗎,我自己打車過去就行了……”蘇穌想了想回答道。

“那也行,到時候聯系!”

“拜拜!”

蘇穌說完就掛了電話,而我扯著大步飛快的往酒吧門口走去。

“干嘛去啊這么著急!”就在我路過前臺的時候,武媚沖著我喊了一句。

我扭頭看著一眼武媚,發現那天那個清純的美女惜惜竟然真的來我們后宮上班了!

我愣了一下,隨后回了一句:“出去辦點事……”

“出去找小丫頭吧?”武媚擺弄著自己的手指頭,非常隨意的問道。

“管好你家劉瑞得了,別一天事事的……”我煩躁的回了一句,隨后直接走出了門外。

“這一天也不知道忙活點什么玩意……”武媚看我走了以后,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又看著惜惜說到:“惜惜你放心,有姐姐我給你看著,葉子他肯定跑不了……”

“武姐,你說啥呢??!”惜惜聽到這話以后臉刷的一下就紅了,腦海中直接閃現出我們兩個在她寢室樓下面曖昧的場景。

“哎呀,都是女人你跟姐姐還裝什么??!”武媚笑著說道。

“真沒有的事!”惜惜紅著臉扔下這句話,跑出了前臺幫著段輝他們幾個忙活了起來。

武媚看著惜惜忙碌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

另一頭我離開了后宮以后直接開車找到了一個位置還不算很偏僻的火鍋店,天氣越來越冷了,所以我覺得現在的氣候是最適合吃火鍋的。

進了火鍋店以后,我先點了菜然后又給蘇穌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火鍋店的具置。

半個小時以后,蘇穌出現在我的眼前,今天蘇穌穿著一雙高跟鞋,腿上穿的是黑色的打底褲,上身是一件中長款的白色毛衣,整個人看上起去有點,又有點小時尚。

“咋才來???”我一邊下著羊肉一邊看著蘇穌問道。

“不是,你沒等我來你就先吃了???”蘇穌放下自己的包包,鼓著小嘴非常不滿意的喊道。

“剛才有個美女跟我吃的,你這是第二個……”

“哎呦,葉大老板你這一天還挺忙活唄……”蘇穌笑了笑坐到了我的對面,然后拿起筷子一點都不帶客氣的就開始往自己的碗里夾羊肉。

“大姐,你這是幾天沒吃飯了???”我看的有些發直的問道。

“姐姐我這天減肥,要不是你非得請我吃飯,我都不能吃……”蘇穌一邊往自己的嘴里放著羊肉一邊沖著我解釋道,模樣非??蓯?。

“那我還挺榮幸唄?”我笑了笑往自己的杯子里面倒了一杯酒。

“那可不……”蘇穌撇了撇嘴,然后看見了我手邊的幾個空瓶子楞了一下問道:“沒少喝???”

“恩恩,解解愁……”說著我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自己喝多沒意思??!來,姐姐陪你!”蘇穌非常懂事的搶過我旁邊的酒瓶子然后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你就不怕你喝多了我把你強奸了???”我笑著問道。

“切,有本事你就試試……”蘇穌非常不屑的回了一句,然后接著往自己的碗里夾肉。

我看著蘇穌笑了笑,然后接著喝酒吃火鍋。

……

另一頭,楊松回到市里以后,沒有直接回到家中,而是一個人找了一個位置偏僻的小酒吧。

“咕嘟嘟!”

楊松一口直接干進了一大杯扎啤,此時杯中黃色的液體仿佛就跟水一樣,一杯接著一杯的灌進楊松的肚子里面。

“再來一杯!”楊松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嗓子。

“哥,還喝???”酒吧的服務員皺著眉頭沖著楊松問道。

“別廢話,我不給你錢還是咋地!”楊松煩躁的罵道。

服務員沒辦法只好又給楊松接了一杯,楊松接過啤酒以后突然哭了起來,酒吧里面的人本來就不多,楊松這么一哭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楊松哭了一會以后又開始笑了起來,笑了一會以后又開始哭,如此反復。

剛開始酒吧里面的人還看看他,但是后來根本就沒人管他了,完全就把他當成了一個怪物。

喜歡我的傳奇歲月請大家收藏:(www.hvjmct.live)我的傳奇歲月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傳奇歲月最新章節 - 我的傳奇歲月全文閱讀 - 我的傳奇歲月txt下載 - 做夢無罪的全部小說 - 我的傳奇歲月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渡尸人、月無涯、麗江秘藏、第十一位老公、人生最美是軍旅、80后發財指南、彼岸仙人、多彩青春不言痛、我不抑郁、三千癡纏聽弦斷、天下無妞不識君、詩意的情感、涅槃、南浦浮生繪、佛陀,逆境中的自在、你從不曾屬于我、貓媽日記、超級仙王混都市、生存在白堊紀、螞蟻王國之王子歷險記、大漠燕歌行、隨心所旅、大話小仙在異界、軟,化,物、青花、希雅傳說
完本推薦: 青珂浮屠全文閱讀、女尊之寵夫全文閱讀、閨中媚(重生)全文閱讀、女配(快穿)全文閱讀、墨總的硬核小嬌妻全文閱讀、我可以無限升級全文閱讀、那個要渡我的和尚彎了全文閱讀、洞房前還有遺言嗎全文閱讀、寵妾全文閱讀、穿成豪門棄夫全文閱讀、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全文閱讀、七十年代活色生香全文閱讀、唯獨對你野全文閱讀、穿成七零嬌嬌女全文閱讀、柔骨嬌娘在九零[穿書]全文閱讀、重生之將門毒后全文閱讀、嬌妾成嫡妻全文閱讀、系統重生之國民男神全文閱讀、我在故宮裝貓的日子[綜]全文閱讀、市井人家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我有百萬神獸軍團、挽歌不晚浮生若夢、遮天魔尊、無敵寶寶:鮮妻媽咪太搶手、穿越三國之山賊、億萬繼承者追妻:九十九次說愛你、農門追妻令:娘子你五行缺我、無限之曠世奇才、重生嬌妻有靈田、滄元圖、神山圣尊、十方乾坤、歸向、她有一間時空小屋、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五零俏軍嫂養成記、悲催村女重生記、[聊齋]家住蘭若寺、妄人朱瑙、斗圖大陸、贅婿是藥神、洪荒之證道永生、黎大蹄子,麻煩請滾、穿越獸世:獸王,別亂來!、一刀傾情、短跑天才、厲少寵妻至上、萌寶有雙:司先生寵妻無度、我的無限人生、先婚厚愛:霍先生盛愛來襲

我的傳奇歲月最新章節手機版 - 我的傳奇歲月全文閱讀手機版 - 我的傳奇歲月txt下載手機版 - 做夢無罪的全部小說 - 我的傳奇歲月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