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我的師父很多 >> 第796章 這座江湖(四千三百字)(1/請假)

第796章 這座江湖(四千三百字)(1/請假)

一根魚竿,釣起來一傾汪洋。

麻稈身子的麻項禹看得目瞪口呆,不只是他,這兩艘船上數百人都摒住了呼吸,一襲藍衫灑然,一手持魚竿,幾乎有了傳說中的神仙氣度。

苗芷巧心神晃動,她的宗門原先不過是一座東海畔上小島嶼,門中最厲害的老人家,不過是有五品的手段,御氣千里,動輒揮灑出劍氣如瀑,已經是能夠讓人眼花繚亂的超凡手段。

傳說中江湖上行走的那些絕世高手,有能劍氣裂地千百丈,托山而行諸般不可思議的手段,但是她一直以來,都只當作了話本故事,至多夸張許多,對于那些個門中長輩念念不忘的甚么,劍氣縱橫,雷霆天落,只當是老人心里執念。

口中呢喃。

今日方知什么是廣闊天地。

苗芷巧是心神晃動,申屠弘業就已經是有千百道天雷在他心里劈落了千遍萬遍了,面無血色,他是七宗弟子,宗門中有宗師高手,自己的師父便是那難得一見的四品小宗師。

可是自己師父,九柄比奔雷矛差一線的兵刃一氣射出,能否做到這般手段?他心里沒有把握,可有一點清楚,便是做到了,也絕不可能這樣地輕描淡寫。

而且,書生……

他面色蒼白,突然想起了宗門中一件流傳的事情。

這一代七宗中,只得一位真正宗師,比不得天山劍魁驚艷天下,也沒有辦法比地輕易不出山,出山便是真仙人的天龍院,便是隱門之中,也比不得那一劍三千里的青鋒解的鮮花著錦。

可在數十年前,飛靈宗中卻有兩人精才絕艷。

而今的老祖已經是天賦異稟,根骨若仙人,但是比起那位前輩還是要更差一籌,決斷,心性,資質,苦功,但凡是武者所需的諸般資質,那位前輩無不是頂尖兒。

在東海不見鯨鯢,沒有辦法以鎮派絕學,吐納四海氣養龍宮的手段。

他便另辟蹊徑,入中原堪輿十年,尋到一處大江大河,以陰陽秘術,借助地氣水氣,在江河中硬生生養出了一條蛟龍,十八年方成,龍氣通上天地,方圓數百里暴雨。

便要官子時候,一名穿青衫的書生持劍持酒而來。

縱酒狂性,大書祈雨殺龍帖,一柄青鋒劍,一壺河間春,將蛟龍生生殺退。

飛靈宗那位前輩以將龍珠吐納入腹,幾近于功成,卻被那青衫書生任長歌劍氣劍意攪碎了丹田中氤氳而起的四海龍氣龍宮,二十八年心血,一生苦修,付諸東流,退回東海后,不過半月便咳血而死。

之后身為七宗之一的宗門為何未能復仇,為何不入中原已經無人知道。

只是知道那青衫書生曾一柄青鋒殺至劍刃折斷,青衫變紅衣。

只知道那青衫書生曾一步踏天門。

而后再不曾入江湖。

此刻見到那恐怖的劍氣劍意,申屠弘業神色蒼白,卻又看到那藍衫書生腰間一柄白色玉佩,飛龍纏鳳,神色再變,一揮手,退入了船身之中,旋即那飛蛟巨船急轉輪舵,朝著一側偏行。

王安風既然已經出手,自然不可能這么簡單讓他離開。

一步踏出。

神偷門鎮派絕學,眼底仿佛浮現道門河洛圖,旁人眼中,藍衫書生只是往前走出一步,整個人就消失不見,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那一艘四十三丈長的飛蛟巨船之上,金剛力流轉,踩在金虎撞角上。

整座大船轟然震動,王安風踏足的這一側重重下陷,另一端則是翹起翹高,掀起了碧波如怒,一層一層浪花交疊碰撞,旋即重重砸落,仿佛飛瀑,震撼人心。

其余飛靈宗弟子咬牙上前阻攔。

王安風一手持魚竿,往前邁步,其余飛靈宗弟子手中兵器便盡都打偏,明明沖著前面面門上去的,可是落下的時候卻在那人的身后,數十人一齊出手,聲勢浩大,令苗芷巧等人一陣恍惚,旋即只見到藍衫袖袍輕動,一襲藍衫的書生眨眼已經在船尾。

船頭船尾。

中間實力便已經是一座玉龍宗。

王安風走到了船尾,手中魚竿一甩,將想要遁逃的申屠弘業直接釣回來,那一根直勾上劍氣如絲線,點在他背后穴道上,恰好將其氣機流轉打斷,再一抖腕,申屠弘業倒飛三十丈,被王安風左手卡住脖頸。

申屠弘業感覺到一股柔和的氣機只在自己腦后盤旋,汗如雨下。

王安風淡淡道:“你方才說,飛靈宗要對東方家出手?”

申屠弘業喉結動了動,額頭冷汗,此刻方才記起來自己是從哪里惹來了禍事,口中道了一聲前輩,絞盡腦汁想要將此事避重就輕揭過去,可旋即就感覺到落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掌微微加力,便有一股寒意升起,口中的話登時間說不下去。

江湖中多有能夠讓容顏永駐的法門和手段,江湖中雖然有一大批豪客并不在意自身容貌,但是也同樣有許多人頗為看重。

申屠弘業自身便是年過不惑,看去卻如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

是以心中決不肯相信背后那看上去氣質干凈的年輕書生真如看上去那么年輕,一抬手釣起東海,怕不是那活了一甲子以上,仍舊駐顏有術的老怪物,當下覺得自己心里的打算都給看了個真切,口干舌燥,察覺到絲絲縷縷劍氣指著自己周身三百余大穴道,只得道:

“前輩,晚輩,也只是道聽途說,只言片語……”

“說?!?/p>

申屠弘業苦笑,道:“這,前輩……”

“晚輩并不清楚其中事情,只是似乎我宗太上門主,與東方家有隙,這一次打算親自入東方家蓬萊島基業,親自與東方家的人比斗一番,若是東方家勝了,萬事皆無,若是我宗勝了,便要讓東方家讓出蓬萊島基業?!?/p>

“至于其中的緣由,晚輩,晚輩是真的不知道啊……”

王安風金剛經佛門氣機流轉,他心通隱隱感應之下,知道申屠弘業沒有說謊,申屠弘業心中忐忑,突然感覺到背后那一只手掌往后面收了收,心中大松口氣,踉蹌往前幾步。

王安風揮袖,淡淡道:

“既然這樣,我有一劍請你送給你家宗主?!?/p>

申屠弘業心中大松口氣,道:“晚輩一定給前輩送到?!毙措p手伸出,只當作是眼前這位高手的信物,卻看到王安風身上并沒有劍,也沒有取劍的意思,怔了怔,旋即意識到什么,神色微變。

王安風右手伸出,一道海水攝起,凝聚為劍。

右手一動,劍氣劍意傾瀉而出,申屠弘業下意識暴退,那一道劍意瞬間將飛蛟船上最大的船帆斬裂,在那奢華的大船上留下了一道極鮮明的劍痕,劍意凌厲,整座船晃動不休。

劍氣劍意明艷。

申屠弘業面無人色。

片刻之后,王安風返回原先船上,飛蛟大船搖搖晃晃離開。

麻項禹看著王安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憋了半天憋出來一句方才做了什么?

王安風沒有隱瞞,道:

“送一劍給那宗主看看?!?/p>

麻項禹撓了撓頭,茫然道:“送一劍?可是那個什么宗主又不在這里,你那一劍怎么送過去?”

苗芷巧將自己的視線收回,深深吸了一口氣,道:

“有的劍,并不需要本人去?!?/p>

旋即沖著王安風行禮道:

“玉龍宗苗芷巧見過前輩,多謝前輩仗義出手……”

王安風提了提手里的魚竿,魚線下面一道直勾,笑道:“愿者上鉤,終究沒能釣起來什么能夠入肚的漁獲,不過那飛蛟大船,也算是漁獲了吧?這一下,總算不是船上的閑人了?!?/p>

麻項禹還不明白,苗芷巧已經笑道:

“這一個漁獲雖然沒有辦法入味,卻比得上一千斤一萬斤的魚肉?!?/p>

“前輩在船上想呆多久,那么就可以呆多久?!?/p>

王安風笑了下,海中的異獸鯨鯢約莫是知道終于沒有了危險,再度發出悶雷一般的聲音,浮上海面,海浪瞬間涌動,一只蒼藍色的尾鰭甩動,破水而出,便有數丈之寬,拍落下來,水面涌動,整艘船都有些晃動起來。

麻項禹罵罵咧咧,抓緊了船身上的麻繩穩住了身子。

苗芷巧奔到了船邊,鯨鯢浮出水面,露出寬而平的頭部,苗芷巧伸出手,碰觸鯨鯢湊過來的頭部,鯨鯢發出輕輕的叫聲,王安風站在船上,心中慨嘆。

先前就猜到了這鯨鯢極大,可此刻見到頭尾,估計下來,恐怕要有四十丈左右。

比起剛剛那十三巨帆,需要兩百人齊齊搖動船槳才能夠催動的飛蛟巨船更大幾分,旋即微怔,在鯨鯢翻動身軀的時候,看到了其身軀一側有一枚沒入極神的奔雷矛。

想著索性救人救到西,救魚也救到西,王安風踏風落在了鯨鯢頭頂,這一頭海中異獸的頭部也極為寬大,足以同時間站立十數個人,畢竟是異獸通靈,明白是王安風救了自己性命,鯨鯢沒有多余的動作,安安靜靜浮在水面。

王安風看著這幾乎比得上一座小山山頭的巨大異獸,心中遲疑,不知道自家藥王谷的手段對于這般的天地生靈還有沒有作用,想了想,以一門調動氣機的手段,氣機從腳下蔓延,瞬間擴散。

于鯨鯢體中流轉,助其強化身軀。

異獸聲音放松輕快下來。

這一手段本不是藥王谷的傳承,而是從三師父鴻落羽處學來。

是要和那匹性子極惡劣的赤紅色瘦馬相配和,以氣機強化坐騎的腳力,思緒微一發散,想到若真將這一頭如此巨大的異**給三師父,那么后果似乎便有些恐怖了。

一匹瘦馬能用出棍法腿法,通靈暴烈。

這樣巨大的異獸,而且天然通靈,學什么?海域之下,本就有無形之力四面八方壓迫而來,極適合外功磨練,若教會了這樣一頭異獸諸如鐵布衫一類的外功……

不,不,不……

王安風微搖了搖頭。

這樣巨大的身體,若真能練成,那自然生成的氣機,宗師也沒辦法比。

而且這異獸類似鯤鵬,三師父可能想盡辦法傳授神偷門的功夫才可能。

不過神偷門的武功皆有自然提高身法速度的能力,若是對這等異獸同樣有作用……

王安風神色微有凝滯,低頭看了看極友好的鯨鯢。

眼前仿佛看到了一頭這么大的玩意兒,以超過每個時辰三百里,甚至于一千里的速度,還練了外門武功,散著刺目金光,一頭撞過來的模樣。

海島都會被撞塌吧?

王安風額角抽了下,旋即心中莫名覺得自己居然有些對不起那一頭瘦馬,還有想象中學會了金剛降魔掌的大黑熊,比起眼前這玩意兒,那兩個完全當不起孽畜這兩個字。

旋即心中打定了念頭,決計不能讓三師父接觸到這一類異獸。

鯨鯢發出輕聲鳴叫。

王安風收回心神,歉意一笑,以氣機將奔雷矛之下的傷口控制住,旋即伸手抓住了那一道奔雷矛,其上雷霆流轉不朽,但是王安風本身修行有極頂尖的雷部功法,輕聲一喝,發力將奔雷矛拔出。

相較于鯨鯢龐大無比的身體,于人類而言致命的刺穿不過只是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計的輕傷,最為致命的氣機亦被王安風斬斷,對于尋常異獸而言,招式之中蘊含的霸道氣機幾乎相當于毒藥,輕易便可以造成巨大傷害。

氣機被破去之后,剩下那點傷口,鯨鯢的體魄恐怕一日就能痊愈。

王安風摸了摸鯨鯢,準備重新回到船上,要借船直往蓬萊而去,鯨鯢突然晃了晃自己的頭,王安風微怔,注意到自己從鯨鯢身上居然能感覺到慌亂和懇求,停下動作,指了指自己,道:

“你有事要我幫忙?”

鯨鯢口中發出輕快鳴叫。

王安風沉思了下,點了點頭,然后沖船上數人道:“那么,勞煩諸位在這里稍等,若是片刻我無法回來,便去最近島嶼上?!?/p>

苗芷巧自然應下不提。

王安風盤坐在了鯨鯢寬闊的頭上,拍了拍鯨鯢,笑道:

“走罷?!?/p>

長及四十余丈的鯨鯢低鳴,聲音如雷,巨大的尾鰭甩動,破水而出,旋即重重拍落,潮浪涌動之下,鯨鯢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前面游出,轉眼就已經在極遠之處。

海天一線間。

船只因為大浪而不住晃動,麻項禹罵罵咧咧,滿臉艷羨,死死抓住了麻繩,卻還是站不穩當,在船上晃晃蕩蕩,苗芷巧緊緊抓著船沿,看著鯨鯢破水出,看著四十丈長鯨頭頂盤坐藍衫書生,破三千尺水,呢喃低語:

“御劍過大江,呼氣上昆侖,百家爭鳴,劍氣醉酒裂地一千丈,力士抗鼎徒步過山河,原來……他們說的沒有錯?!?/p>

“這座江湖里,真有這樣的人?!?/p>

PS:今日更新奉上…………

今天回村子里給老人家打掃院子去了。

今天稍微請個假……四千三百字~

喜歡我的師父很多請大家收藏:(www.hvjmct.live)我的師父很多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師父很多最新章節 - 我的師父很多全文閱讀 - 我的師父很多txt下載 - 閻ZK的全部小說 - 我的師父很多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從姑獲鳥開始、諸天萬界輔助系統、電影的世界、全球諸天在線、末世異形主宰、末世之深淵召喚師、穿梭在電視劇、修行在萬界星空、極品掠奪系統、撿到一個星球、黑暗文明、逆行諸天萬界、我的無限怪獸分身、我的反派生涯、希泊尼戰紀、末世進化之王、末世膠囊系統、黑暗血時代、諸天投影、隨身帶著星際爭霸、甲殼狂潮、幻想世界大穿越、廢土崛起、末日之死亡游戲、重生之星空巨蚊、電影世界大紅包
完本推薦: 唯獨對你野全文閱讀、畫堂春深全文閱讀、美食直播間[星際]全文閱讀、末世大回爐全文閱讀、重生之我要和離全文閱讀、俗人回檔全文閱讀、玉貌綺年全文閱讀、神道全文閱讀、督主,好巧全文閱讀、慢穿之路人甲生存手冊全文閱讀、陛下的黑月光重生了全文閱讀、墨總的硬核小嬌妻全文閱讀、然后是你全文閱讀、余污全文閱讀、攻略青樓樂師的那些年全文閱讀、我把被窩分給你全文閱讀、鑒罪者全文閱讀、男主他功德無量全文閱讀、寵妻為后全文閱讀、貴妾之女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開掛在大唐、都市妖孽修真高手、荒誕劇場、吞噬盤龍之諸天萬界、大小姐的貼身狂醫、天作不合、老君傳人、農門凰女、撿個飛碟送外賣、閃婚小甜妻:葉少高調寵、我的極品大明星老婆、我的光影年代、鄉野村民、甜妻100分:總裁老公快點贊、水滸浮世錄、孤獨冠冕、最強業余足球選手、封神問道行、都市圣醫、網游之異界奶爸、快穿攻略:進擊吧!炮灰、無敵者的兼職生活、生存競技場、飄絮的雪花、超神學院的神秘商人、三國之董卓之婿、宦海洗劍錄、太子殿下你正經點、重生之我要上頭條、海賊之刀塔酒館

我的師父很多最新章節手機版 - 我的師父很多全文閱讀手機版 - 我的師父很多txt下載手機版 - 閻ZK的全部小說 - 我的師父很多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